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跟着唐诗宋词旅游——乌衣巷  

2017-06-28 16:30:26|  分类: 户外游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衣巷位于南京市秦淮区秦淮河上文德桥旁的南岸,地处夫子庙秦淮风光带核心地带,是中国历史最古老而著名的古巷。
    乌衣巷历史悠久。三国时是吴国戍守石头城的部队营房所在地。由于军士悉穿乌衣,由此得名乌衣营,后改乌衣巷。东晋初,开国重臣王导居于此,后来成为王、谢两家豪门大族的住宅区。(因两族子弟都喜欢穿乌衣以显身份尊贵,因此得名,这是乌衣巷名称来由的另一说法。)当其时乌衣巷门庭若市,冠盖云集,走出了王羲之、王献之及山水诗派鼻祖谢灵运等文化巨匠以及一批对晋朝历史产生过深远影响的人物。据说王谢两大家族在这里居住了三百年,历朝历代都有两大家族的人物参与重要政治事件,对历史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后来,乌衣巷一度败落。到了中唐,诗人刘禹锡便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叹。
    1997年,秦淮区人民政府恢复了乌衣巷,挖掘、展示乌衣巷源远流长的历史,并重建了具有民族风格的王谢古居纪念馆。
 
    乌衣巷的文人气息
    历经千年的沧桑,如今的乌衣巷已不复昔日的繁华,没有豪门士族的觥筹交错,取而代之的是游人探访王谢华堂踪迹。
    如果说王导和谢安令乌衣巷不凡;王羲之、王献之、谢灵运等令乌衣巷不俗,那么刘禹锡、周邦彦等文化名人则令它不朽。络绎不绝的到金陵怀古的文人墨客,也在抒发着对乌衣巷的感慨。在不知不觉间,乌衣巷便有了一种沧桑的、带着历史深沉的气味。
    唐诗宋词中关于乌衣巷的话题自然不少,而最为著名的就是刘禹锡的那首七言绝句了: 

跟着唐诗宋词旅游——乌衣巷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乌衣巷》
    唐·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xiá)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全诗看似藏而不露,可是历史的苍凉,人世的无常,富贵荣华的白云苍狗,功名荣辱的身后寂寞在这首七言绝句里被剖白前所未有地透彻,既沉痛、无奈,又充满了宿命感。于是,文学史在这一刻记住了乌衣巷。
 跟着唐诗宋词旅游——乌衣巷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六朝咏史诗-宋-乌衣巷》
    晚唐·孙元晏
    古迹荒基好叹嗟,满川吟景只烟霞。 
    乌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忆谢家。
 
    而宋朝的词人也来了,文学大家王安石、宋词的集大成者周邦彦都在《金陵怀古》中都有对乌衣巷的悲怀:

    《桂枝香-金陵怀古》 
    宋·王安石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采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西河-金陵怀古》
    宋·周邦彦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沉半垒。夜深月过女墙来,伤心东望淮水。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

    而元朝的词人萨都剌更是把怀古一题发挥到淋漓尽致:

    《满江红-金陵怀古》
    元·萨都剌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
    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
    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到如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
 
    于是有人说,乌衣巷无论是否繁华或者还是一堆废墟,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只要有它的名字在,就会有人千里来吊,就会有人感慨着赋出一首又一首的新诗或新词,甚至会有人无端端地因它而落下两行清泪来,作为对文化深深的祭奠。
  
 
附文:淮水微转旧时光 
 
跟着唐诗宋词旅游——乌衣巷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夕阳西下,余晖流连在秦淮河上,远远地在夫子庙西南处的乌衣巷投下迷离斑驳的光影。那些流传于地名背后的故事,带着想象中的神秘色彩,曾在这里一幕幕上演,又渐渐飘散远去,最终被定格在历史的记忆里。
  横跨南京秦淮河的朱雀桥,是由市中心通往乌衣巷的必经之路。据说,旧日桥上装饰着两只铜雀的重楼就是谢安所建。入唐后,乌衣巷沦为废墟。唐代大诗人刘禹锡那首脍炙人口的诗,就是对此处的感叹,寥寥数笔,描绘了乌衣巷自六朝到中唐的沧桑变化,令它从此名播中外。巷口刻着的这首诗,为毛泽东同志手书。
  这条中国古老而著名的小巷,东晋时是世家大族居住之地,也曾门庭若市,冠盖云集。这里的一砖一瓦都见证了王谢的历史功名、艺术成就。历经千年的沧桑,如今的乌衣巷已不见昔日的繁华,取而代之的是远道而来的游人探访王谢华堂踪迹的身影。
  据志书记载,乌衣巷源于三国时期,当时是吴国戍守石头城的部队营房所在地。东晋初,大臣王导住在这里,后来便成为王、谢等豪门大族的住宅区。王导辅佐创立了有百年历史的东晋王朝;谢安指挥淝水之战,以少胜多,打败苻秦百万大军。一位是东晋开国元勋,一位是救社稷于将倾的功臣,他们的府邸都在乌衣巷。值得一提的是,王、谢家族人才辈出。王羲之与另外两位大书法家王献之、王珣,书法成就载入史册,谢灵运作为中国山水诗派的鼻祖,他与谢氏后裔的大诗人谢惠连、谢朓,在文学史上并称“三谢”。
  到了中唐,王谢旧居已经荡然无存。面对繁华不再、人事无常的现实,诗人刘禹锡发出“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叹息。南宋时期,建康城曾一度得到恢复和发展,“商品繁盛,民殷物阜”。人们又在倾圮的王、谢故居上重建“来燕堂”。
  随着士子游人不断前来瞻仰东晋名相,这里成为抒发思古幽情的胜地,越来越多的文人墨客也慕名而来。宋代词人周邦彦在《西河·金陵怀古》中感叹:“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元代词人萨都剌在《满江红·金陵怀古》中抒怀:“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这一首首诗词,以及背后独特的文化韵味,让乌衣巷在消失后依然文脉永继,也让金陵怀古成为文学史上蔚为壮观的文化现象。
  很多游客不知道的是,乌衣巷的得名有很多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这里曾是东吴时期的禁卫军驻地,由于军士悉穿乌衣,由此得名乌衣营,后改乌衣巷;第二种说法称东晋时期王谢两家居住于此,而两族子弟都喜欢穿乌衣以彰显身份尊贵,所以得名,这种说法在南京民间广为流传。
  1997年,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政府恢复了乌衣巷,挖掘、展示其源远流长的历史,并重建了具有民族风格的王谢故居纪念馆。在这座精致小巧的园林,种植着芭蕉树,正中央的水池川流着一泓清水……
  历史更迭、韶华流转中,乌衣巷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淮水微转、桥卧晚霞,行走间,仿佛仍能听得到历史深处回响的悠扬琴音。(原载《人民日报》2017年01月0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