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齐鲁世家11: 泰山羊氏3  

2017-01-23 16:27:02|  分类: 博览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祜:“堕泪碑”上载民心

    闻羊祜去世, 荆襄大街小巷哭声相接, 市人罢市三日致哀, 就连敌对方东吴的守边将士也为之哀泣。襄阳百姓在其生前游憩地建庙立碑。人们看见这块石碑,便想起羊祜的功绩和高尚品格,无不落泪,其后任杜预称之为“堕泪碑”。

  唐人孟浩然曾在《与诸子登岘山》一诗中感叹:“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令他感慨唏嘘的“羊公”, 是魏晋以清廉和德政名闻天下的羊祜。
  羊祜(221年—278年), 字叔子, 泰山郡南城人, 魏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
  在羊祜的故乡——新泰市羊流镇,随处能见到有关羊祜的事物, 这里有以羊祜命名的羊祜塑像、羊祜学校和羊祜大街。羊流人说, 羊祜“清廉简朴、忠信志诚”的精神对当代羊流人的气质有着深远影响。
  新泰市民间艺术协会会长马东盈介绍说, 羊祜的仁德精神绵延千年,从未被人民遗忘。不仅在他的故乡, 在南方荆襄江浙一带, 至今仍能见到许多供奉羊祜的庙宇。

    世代清廉 功成不居
  羊祜出生于官僚世族家庭, 史书上说羊氏“世吏二千石,至祜九世,并以清德闻”。
  羊祜的祖父叫羊续,是汉末举世公认的廉吏,羊续做南阳太守时“悬鱼”以拒贿的故事流传至今。
  羊续不仅以身作则,还特别重视言传身教,为后代子孙树立榜样。《后汉书·羊续传》载,羊续妻子曾携子前往郡署投靠羊续。但羊续却对妻子闭门不纳,只带着儿子“参观”他的全部家产。而羊续做官期间的财产唯有“布衾、敝袛禂,盐、麦数斛而已”。羊续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吾自奉若此,何以资尔母乎?”
  羊续的清廉之风,在羊氏家族一直传承。据羊祜自述, 自己在能言之年便由父亲羊衜教授羊氏家风。到了九岁, 羊衜又向他传授《诗》《书》等儒家经典。羊祜十二岁时, 父亲去世, 他“孝思过礼”,哀伤悲痛的程度超过礼制规定。不久,“寻遭母忧, 长兄发又卒, (羊祜)毁慕寝顿十余年, 以道素自居, 恂恂若儒者”。羊祜因慕念母亲和兄长而形容憔悴, 十余年以不涉官场的隐者自居,像一个虔诚的儒生。
  父母过世后, 叔父羊耽和叔母辛宪英负责照顾羊祜的生活。据史书记载, 羊祜曾送锦被一条给叔母, 但辛宪英认为被子太过华丽, 便“覆而盖之”, 令羊祜大受震动。
  幼年浸润在清廉的家风中, 优良的品性伴随羊祜的一生。
  成年后的羊祜生得姿容端庄, 同时还学识渊博, 善于言谈, 是闻名遐迩的年轻俊秀。泰山郡的将军夏侯威觉得羊祜德才兼备, 就将哥哥夏侯霸的女儿许配给了他。
  夏侯霸因司马氏的胁迫降蜀, 他的朋友因担心遭司马氏家族的嫉恨, 便和他的家族断绝了来往。只有羊祜不为所动, 不仅拒绝和妻子离婚, 甚至对待妻子比从前更体贴关怀。羊祜看到岳父的家属孤苦, 便时常接济救助他们。
  公元265年, 司马炎受魏主禅让即位, 随即加封有功的大臣。羊祜因为有辅晋建国的功勋, 领中军将军头衔,加散骑常侍职位, 改封郡公, 食邑三千户。羊祜上表坚决辞让郡公的封号, 请求仍保持原先的爵位。
  皇帝不久又下诏将泰山郡的五县合并为南城郡, 封羊祜为南城侯, 属下设相国等官职, 地位与郡公同等。羊祜再次上表辞让说:“昔日张良辞让三万户的封地, 只接受留这个地方的一万户, 汉高祖满足了他的愿望。臣才疏学浅, 德行浅薄, 在先帝时已接受了钜平这块封地, 岂能再接受更显赫的封爵?”羊祜执意不接受这次加封, 武帝无奈也就答应了。
  每次被皇帝提拔和封赏, 羊祜一直都保持恬淡退让的态度, 谦逊的至诚之心被世人所知。
  羊祜“志存公家, 以死勤事”, 深得晋武帝的信任。凡有重大的举措准备施行, 司马炎都会向羊祜咨询可否。虽然位居机要, 羊祜却从不以功劳自居。他所献上的计谋和议论, 事后都会将底稿烧掉。凡是他所举荐提拔的人,往往最后都不知道荐拔人究竟是谁。熟知内情的人以为羊祜如此谨慎有些不近人情, 羊祜却反驳说:“在其位谋其政, 我现在身居要位, 如果不荐拔贤才奇人为国分忧, 岂不是在举贤的问题上有愧吗? 况且, 被荐举的人在朝廷任公职, 却到荐拔者的私门谢恩, 这的确是我不愿意做的。”
  羊祜的身份日益显赫, 清廉节俭的作风却始终未变。史书记载, 羊祜服饰简易朴实, 俸禄都用来接济亲族、赏赐军士, 家中连余财都没有。
  女婿看到羊祜身居高位却如此清贫, 就劝说他:“您应该趁现在购置点田产家业, 也好卸官后有所归宿, 后事有所依托。这样做不也没什么不对吗?”羊祜一开始默然没回应, 后来以此事告诫诸子:“这种说法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作为人臣, 在公职之外经营私产就会耽误公事、贻害国家, 这是不负责任的糊涂做法。你们应牢牢记住我说的这些话。”
  羊祜还曾经给从弟羊琇写信说:“待东吴平定之后,我就会戴上隐士的角巾,向东回到故里,只经营一个能容棺材的坟墓就知足了。我一个贫寒之士如今身居重位,怎能不因势盛气满而受到旁人的指责呢?汉朝弃官归农的疏广就是我的好榜样。” 
  羊祜所仰慕的疏广,字仲翁,西汉人。疏广与其侄疏受被选为太子家令,后升为太子少傅,二人在职勤谨,多次受到皇帝赏赐,后辞官归乡,将朝廷的赏赐全部散惠乡里,不为子孙留存。疏广卒后,乡人感其散金之惠,为之筑台立碑,名曰“散金台”。
  当时的西晋社会,奢侈之风盛行,特别是豪门贵族之间以此相夸,竞相攀比,更加败坏社会风气。羊祜出身于世家大族,能一直保有俭朴的品德实属难能可贵。
  所以太原的郭奕见到羊祜后不禁夸奖他:“这真是当代的颜回啊!”

    镇守荆州 德政爱民
  泰始五年(269年), 司马炎除任命大将军卫瓘、司马伷分镇临淄、下邳, 加强对东吴的军事布置以外, 还特地调羊祜任荆州诸军都督、假节, 并保留他散骑常侍、卫将军原官不变。
  当时, 西晋和孙吴各有一个荆州,形成南北对峙局面。西晋的荆州包括今陕西、河南的一小部分和湖北北部地区。吴国的荆州则有今湖北和湖南的大部分地区。晋吴间的边界线以荆州为最长,所以这里是灭吴战争的关键地区。
  自东汉末年, 荆州屡遭兵燹,创痍呻吟,元气未复。所以羊祜镇守荆州时,务求与民休息,以开办学校、安抚教化为主,所作所为深得江汉百姓的爱戴。羊祜到任后,发现荆州的形势并不稳固。不但百姓的生活不够安定,就连戍兵的军粮也不充足。
  当时荆州有一种风俗:一地的长官失职丢官后,继任此官的人如果不把旧官府拆掉重新营造,仕途就会受到前任诅咒。这令许多渴望在官场有作为的官员惊恐不已,荆州大兴土木的风气因此有增无减。羊祜上任后,认为人的兴衰荣辱都是命运使然,与房舍毫无关联。他随即下令在荆州地区全面禁止这种陋习,减轻了百姓的徭役负担,江汉民众大为欣喜。
  羊祜在守边期间,广施德政,和东吴人开诚布公,设法取得他们的信任。东吴来投降的人如果愿意离去,都听凭志愿不加强迫。吴人受此恩惠,一时间前来请降的人络绎不绝。
  军中有人曾俘虏两个吴国小儿,羊祜专门派人护送他们回家,孩子的父亲大受感动。后来东吴将领夏详、邵顗投降的时候,这两个小儿的父亲便率领部属一起来请降。吴将陈尚、潘景屡屡侵犯边境,被羊祜率军追击所杀。羊祜非常赞赏二人能为国尽忠的气节,便让人厚礼入殓送还东吴。
  吴将邓香曾率军到夏口抢掠,羊祜派人将他生擒,然后加以宽慰放回。邓香感激羊祜的恩德,便率领自己的军队降晋。有时晋军行军到吴国的境内,军队在田里割掉谷物作军粮,羊祜都会命人算出和谷的价值,派人送绢帛等物品给田家作赔偿。羊祜每次聚集众人在江汉一带的边境游猎,总不会随意地进入吴境。打猎时,如果有吴人射伤的禽兽逃到晋境又为晋人捕获的,羊祜都让人原样送还给吴人。
  羊祜凭借高洁的品德,与东吴名将陆抗在对峙中结下情谊。羊祜与陆抗对垒期间,双方使者来往不断,互致问候。陆抗逢人便称赞羊祜德高望重,认为虽是乐毅和诸葛亮也不能相比。陆抗有一次患病卧床,羊祜知晓后立刻送去一剂药,陆抗毫无疑心就服下了。许多部下都劝说陆抗不要贸然服药,陆抗却说:“以羊叔子的品德,怎会用此计谋,用毒药害人呢?”当时人都以为这是春秋时敌国互信的华元、子反重见于世。
  每次和吴人交战,双方总会事先约定好交战日期,从不搞突然袭击。属下将帅们如有献上狡诈计谋的,羊祜都会让他们先饮用醇酒,使之沉醉而不能言计。
  羊祜的所作所为在东吴境内引起了极大反响。吴人心悦诚服, 都向往在羊祜治下生活, 竟都称呼羊祜为“羊公”, 而不愿直呼其名。
  和东吴保持和平的关系后, 晋戍边巡逻的士兵减少了一半。所裁减的士兵被羊祜安排用来垦荒, 开垦了当地良田八百余顷, 军队由此大获其利。
  羊祜初到荆州时, 军中无百日的余粮, 常常靠征收百姓的粮食作为军粮。经过羊祜的屯田经营, 到了他镇守荆州的后期, 军队有了能供十年用的粮草积蓄。军队余粮充裕, 需要向百姓征收的粮食自然少了许多, 民众满心欢喜。
  羊祜治理荆州数年, 政绩卓然。晋武帝下诏褒奖他的功绩, 加封他为车骑将军, 开设官署, 规模比于三公。羊祜上表以德行不够而坚意辞让。他向晋武帝请求,“决心守此臣节, 不愿苟得高位。当今天下统一的道路尚未畅通, 边陲战事时有发生, 乞求保持原来的职务, 使臣能迅速回到荆州屯垦戍边, 不然的话, 在京城留连日久,必然于对付敌国方面考虑不周。匹夫之志, 有时也不可强夺。”
  荆州的百姓感念羊祜的恩德, 连说话聊天都会避讳羊祜的名字。当地的屋室都以“门”相称, 改“户曹”为“辞曹”, 只因为“屋”、“户”与“祜”近音而已。
  羊祜卒后两年东吴平定, 群臣向皇帝祝贺, 晋武帝执爵流涕说:“此羊太傅之功也。”
  荆州百姓, 也一直追慕羊祜的恩德。

    举才代己 贤名远播
  羊祜在边境驻扎 ,德名日著。他多次向朝廷上奏, 请求举兵伐吴。但因为羊祜正直忠贞, 嫉恶如仇, 毫无私念, 因而遭到朝中权臣荀勖、冯紞等人的忌恨。奏疏虽然得到了司马炎的肯定, 却遭到了朝内其他大臣的反对。他们提出西北地区的鲜卑未定, 不应两线作战。只有杜预、张华等少数人赞同羊祜的意见。
  恰逢晋军在秦、凉屡有败绩, 羊祜遂再次上表:“东吴平定,则胡人自然安定, 当前只应迅速完成灭吴的大业。”但还是遭到朝中大部分人反对, 羊祜叹道:“天下不如意的事总是十有七八, 目前有些人当断不断,当予不取,怎能不让以后的有识之士引为遗憾!”
  羊祜终究没有等到平吴的那一天。
  公元278年, 羊祜患病, 病情渐渐加重, 就举荐杜预代替自己的职务。不久羊祜因病去世, 享年五十八岁。晋武帝闻听噩耗, 心如刀绞, 亲自穿着孝服前来吊丧, 哭泣之声中透着悲哀。当时的气候寒冷, 武帝流下的泪水沾满了鬓须, 凝结化为冰珠。
  羊祜安葬时皇帝赐给棺椁一副、朝衣一套、钱三十万、布百匹, 并下诏说:“征南大将军、南城侯羊祜, 德行冲淡而朴素, 心境纯洁而高远, 始在宫内任职, 值朕登位, 视其为人至诚, 命其决策王事, 入朝总管国家机要, 出外镇守一方山河, 本当长久显赫, 永辅朕位, 而突然病逝, 念之使人伤怀。现决定追赠为侍中、太傅, 持节官衔如故。”
  然而羊祜早已立下遗嘱, 为自己身后事做了规划。他叮嘱丧礼不得奢华, 一切从简, 不得以南城侯印入棺椁, 也不得修陵寝, 只想和父母安葬在一起。但晋武帝感念羊祜的功绩, 加羊祜谥号为“成”, 执意要将离城十里靠近皇陵的一顷地赐给羊祜作墓地。“成”的谥号, 彰显羊祜安民立政的显赫政绩。
  羊祜去世的消息传入荆州, 荆襄人正值集市日, 市人无不痛哭, 为之罢市三日以示哀悼, 大街小巷哭声相接, 东吴守边将士也为之哀泣。
  羊祜生前极爱游览山水。有一次, 他在岘山上对同游者喟然叹曰:“自有宇宙, 便有此山, 由来贤达胜士, 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 皆湮灭无闻, 使人悲伤! 如百年后有知, 魂魄犹应登此山也。”魂魄能留于岘山, 是羊祜的一大心愿。
  所以襄阳百姓便在岘山上建庙立碑, 纪念羊祜, 四时祭祀不断。人们看见这块石碑, 想起羊祜的丰功伟绩和高尚品格, 没有不落泪的, 杜预因此将它取名为“堕泪碑”。

    文为辞宗 行为世表
  羊祜德行高蹈, 韬略过人, 才能卓绝。时人称其“文为辞宗, 行为世表”, 并有“轻裘绶带羊叔子, 羽扇纶巾诸葛公”的美誉。同僚钦慕羊祜高洁的品德, 称赞他:“至今海内渴伫, 群俊望风。涉其门者, 贪夫反廉,懦夫立志,虽夷惠之操,无以尚也。”能令贪夫反廉,懦夫立志,这是何等的人格魅力。
  羊祜的言传身教, 为羊氏族人树立起标杆和规范。羊祜在《诫子书》中教诲子弟:“恭为德首,慎为行基,愿汝等言则忠信,行则笃敬。”谆谆言词之中,蕴含了羊祜对后辈的殷切冀望。
  羊祜没有儿子, 晋武帝便让羊祜哥哥羊发的儿子羊篇作他的后嗣。羊篇以嗣父为榜样, 自律严格, 为官清慎, 成为西晋一代循吏。
  史载, 羊篇出任青州(今山东青州)刺史时, 携一私牛赴任, 后来此牛在官舍中产下一犊, 羊篇迁官时, 以为牛犊系在官舍所生, 乃留置州中, 后人称他为“留犊太守”。
  羊发之孙羊曼自幼仰慕叔祖羊祜的品德。在平定苏峻之乱中, 羊曼身先士卒, 视死如归。《晋书·羊曼传》载:“苏峻作乱, (曼)加前将军, 率文武守云龙门。王师不振, 或劝曼避峻。曼曰:‘朝廷破败, 吾安所求生?’勒众不动, 为峻所害, 年五十五。”
  而“堕泪碑”也因羊祜的丰功伟绩, 成为颂扬官吏德政的代名词。
  自唐代以后的历代著名文人墨客, 如陈子昂、孟浩然、张九龄、宋之问、李白、杜甫、范仲淹、欧阳修、苏轼等都有登临岘山、讴歌羊祜的篇章。如陈子昂的《岘山怀古》云:“袜马临荒甸,登高览旧都。犹悲堕泪碣,尚恐卧龙图。”孟浩然《与诸子登岘上》曰: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李白先后三次写过堕泪碑, 在诗中感慨:“且醉习家池,莫看堕泪碑”“空思羊叔子,堕泪岘山头”。
  羊公祠碑几经败落, 也几经修复。宋神宗熙宁年间重修岘山祠碑时, 新建岘山亭一座,欧阳修撰《岘山亭记》,刻于亭上,文中说“岘山临汉上,望之隐然。盖诸山之小者”。然而岘山却是荆州山丘中最为知名的,原因乃是因为羊祜和杜预的功绩。文章赞誉羊祜“风流余韵蔼然被于江汉之间,至今人犹思之,而于思叔子也尤深……足以垂于不朽”。
  马东盈说:“羊祜因为德政被百姓奉为神明,被民众赋予多方面的‘神通’,能抵御水旱、送子、医疗、江河湖海保护等等。例如在福建沿海,渔民就同时供奉妈祖和羊祜,祈求平安和幸福。”
  近年,有来自各地的羊氏后人齐聚羊流镇,一同前往羊祜像下追慕先德。( 来源:2016-06-22  大众日报11版鲍青)

 

“羊氏四廉”振清风

    泰山羊氏,家风纯良,廉吏辈出。概括羊续等人的事迹,可以说羊续是“悬鱼太守”,羊陟是“清苦太守”,羊篇为“留犊太守”,羊敦是“藕根太守”,四人可以合称“羊氏四廉”。


  家风,既是建立在中华文化之根上的集体认同,又是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重视家风建设,留下了无数极具教诲意义的家规、家训,教育陶冶着后辈子孙,谱写了许许多多回味无穷的优良家风故事。
  家风对家族的传承至关重要。淳厚的家风可以使一个家族能够瓜瓞不绝,不会分崩离析。家风是一个有影响力有美誉度的家族必备的要素,也是一个家族最核心的价值。古往今来,一些家风优良的家族人才辈出,廉吏涌现,在历史上留下千古佳名。反之,历史上也有一些贪官污吏,因其身不正、家风不正,家庭成员利用其权力和影响行不法、不德之事,为世人所不齿,留下了千古骂名。
  汉魏晋时代的泰山羊氏, 就是一个清正人才辈出的家族。羊氏族人,在当时社会的政治军事文化各领域都颇有建树。尤为难能可贵的是,羊氏族人不仅才华卓著,个人品行更是无可指摘,堪为典范。东汉末年的羊续、羊陟,羊祜的侄儿羊篇和后人羊敦,都是当世有名的廉吏。他们的事迹广为后人传道,至今仍然有可贵的借鉴价值。
  新泰市民间艺术协会会长马东盈说:“羊氏家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春秋时候晋国六卿之一的羊舌氏。羊舌家族有著名的叔向贺贫的故事。叔向贺贫,传递的是贫不足忧,德亏方可忧的价值观。羊氏家族的家风,也是以有德清廉而著称。概括羊续等人的事迹,可以说羊续是‘悬鱼太守’,羊陟是‘清苦太守’,羊篇为‘留犊太守’,羊敦是‘藕根太守’,四人应该合称‘羊氏四廉’”。
  东汉末年,羊续任职南阳太守,府臣焦俭曾献上生鱼一条,羊续收下后将鱼悬挂在庭院之上。不久焦俭又进献鲤鱼一尾,羊续便出示悬挂的生鱼从而断绝焦俭的心意。
  羊续在南阳任上,厉行勤俭治民有方。《后汉书·羊续传》记载:“时,权豪之家多尚奢丽,(羊) 续深疾之,常敝衣薄食,车马羸败。”在社会奢侈腐化的东汉桓灵时代,羊续不媚时俗,只穿着破旧的衣服,吃粗糙的饭食,出门所用的都是瘦马破车。
  汉灵帝为搜刮民脂民膏,公开卖官鬻爵,甚至每个官职都明码标价。灵帝欲用羊续为太尉,便派近人找到羊续要求进献礼钱。羊续却让来人坐于单席上,向他展示自己破旧的衣袄。近人将此情况汇报给灵帝,灵帝非常不悦,调任羊续做太常。
  羊续病重,自知不能长久。当时朝廷对于两千石品级的官员,都有“官赙百万”的丧事补助。羊续临终之时,拒绝了朝廷的抚恤,特意嘱咐家人:“吾有马一匹,卖以买棺;牛车一乘,载丧归,勿受郡送。”汉灵帝闻讯,大为感动,下诏书予以褒美。甚至连从前进献生鱼的府臣焦俭,也在羊续的影响下改过自新,在主持葬礼期间对官私馈赠一无所受。
  唐人周昙有诗称赞羊续:“鱼悬洁白振清风,禄散宾客岁自穷。”
  除了羊续,在同时代还活跃着另一位羊氏廉吏羊陟。
  羊陟字嗣祖,年少便以孝廉的身份出仕,为官后志在行仁,为官清廉,不畏豪强,曾因党锢之祸罢职归家。再度任职后的羊陟依旧不改清廉严肃的作风,“计日受奉,常食干饭茹菜”。所以当时有“天下清苦羊嗣祖”的称誉。
  羊陟在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同时,对贪赃纳贿零容忍,对贪官污吏予以严厉打击,“奏案贪浊,所在肃然”。当时的清流人士认为羊陟是能够引领社会风尚革新的廉士,将他视为“泰山北斗”。
  羊祜受两位先祖事迹的感染,为人品性亦是清正。当时人们称誉他的品格魅力,甚至是“涉其门者,贪夫反廉,懦夫立志”。他在教育子侄的《诫子书》中说:“恭为德首,慎为行基。愿汝等言则忠信,行则笃敬。”希望子侄们能明晓恭敬是道德的首要,谨慎是行事的基础,希望他们言语忠信,行为笃敬。
  在羊祜的教育下,羊祜的侄子羊篇和后人羊敦,都成为一代清官。
  《晋书·羊祜传》附羊篇传曰: “(羊)篇历官清慎,有私牛于官舍产犊,及迁而留之。”关于羊篇的事迹,虽然史书记述简略,但“留犊”一事成为后世作诗吟咏的清廉佳话。梁元帝萧绎在《后临荆州》诗中说“所冀方留犊,行当息饮羊”。唐代诗人李绅《闻里谣效古歌》曰: “春日迟迟驱五马,留犊投钱以为谢。”
  西晋永嘉之乱后,羊氏大部族人南迁避乱,一小分支留在了北方。到了北魏时代,留下的后人中出了一位廉吏,名唤羊敦。羊敦学识渊博,经书和历史无所不观,品性又追求闲适和朴素,自小就有美誉。父亲羊灵为王朝的公事死难,朝廷恩恤他的后人,任命羊敦为给事中,出任兖州别驾,后来因政绩升任广平太守。羊敦治理广平时,赢得了清廉能干的名声,奸邪的官吏在他的打击下被迫行动小心戒惧。羊敦心性雅致,清静俭朴,除了俸禄外没有余财。逢上饥荒的年份,如果家中未送来粮食,他就和人到官府外面的湖泽中采挖藕根充饥。当时人就称呼他为“藕根太守”。遇到别人有疾病苦难,羊敦便拿出家中的衣服作抵押,借米面去帮助这些人。朝廷鉴于他清白廉明的官德,赐赏给他谷一千斛,绢一百匹。魏孝静帝兴和初年(公元539年)羊敦去世,终年五十二岁。闻听噩耗的官吏百姓们奔走哀哭,知道的无人不悲恸。朝廷后来追赠他为兖州刺史,并谥号为贞。
  多年后,东魏的丞相高欢,以广平太守羊敦等有政绩清能,“善政闻国,清誉在民”,向各地的刺史修书,借褒奖羊敦来勉励刺史们勤政爱民。
  泰山羊氏家族之所以能够人才涌现、廉吏辈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优良家风的传承。羊祜在《诫子书》中说,自己刚会说话的时候,父亲便教授他做人的道理,勉励他沿袭良好的家风。到了九岁的年纪,父亲传授他《尚书》和《诗经》等儒家经典文章,让他从经典中体悟做人处世的原则。
  家风是一种无言的教育,陆游诗云:“富贵苟求终近祸,汝曹切勿坠家风。”泰山羊氏重视优良家风培养和传承的做法,在当代也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来源:2016-06-22  大众日报11版鲍青)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