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评说奥巴马这八年  

2017-01-22 23:06:31|  分类: 时政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内政——是非功过任评说
 
  八年前, 作为“黑马”一黑到底的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同时也接手了金融危机导致的烂摊子。八年中,推动美国经济复苏,推进医疗和移民改革的奥巴马,也遭遇了“财政悬崖”和“占领华尔街”,囿于种族歧视和控枪难题,当年意气风发的他,如今不免带着遗憾离开了白宫。

    不错的经济成绩单
  较之于国际热点问题和对外政策,大选年的美国民众更关心本国经济和社会问题。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肇始于华尔街,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加之小布什政府在阿富汗、伊拉克打了8年的仗,让美国经济雪上加霜。奥巴马上任伊始,提振经济成为其首要任务。
  就职不到一个月,奥巴马签署了耗资7870亿美元的《复兴与再投资法案》,意图创造就业机会,拉动消费和投资。2010年3月,奥巴马政府又提出“国家出口倡议”,设立总统出口委员会,通过扩大出口来增加就业。
  奥巴马上任后即推行耗资1.5万亿至2万亿美元的“金融稳定计划”,以确保在经济周期下行时,控制金融困境不断恶化的局面。为防止金融危机再发生,奥巴马还对金融机构进行改革,上任整半年时签署了金融监管改革法案。
  此外,奥巴马还延续了上届政府的救市计划。美联储在2008年11月推出了首轮量化宽松政策。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美联储又先后在2010年11月、2012年9月和12月启动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量化宽松为美国扩大财政支出提供了支持,对美国经济复苏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
  从2009年夏天开始,美国经济开始缓慢复苏。今年1月,奥巴马在国会发表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时,称美国是目前全球“最强、最有韧性”的经济体,实现连续70个月就业增长,私营部门增加了1410万个新岗位;过去6年多制造业增加了90万个新岗位;失业率降了一半,为7年多来最低;财政赤字削减了近3/4……
  2010年12月,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通过了医疗改革法案,首次把全美合法居民的医疗保险计划覆盖率提高到95%,使3200万无医保人口受益,在逐步扩大医保覆盖面的同时,不增加或少增加财政负担,最终目的是实现全民医保。
  奥巴马的医改计划,成为他任内国内政策方面的一大政绩,同时也可以被视为完成民主党政府历史上未能完成的夙愿——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时期,作为第一夫人的希拉里曾主导医疗改革,但最终失败。
  2014年11月,奥巴马绕过国会颁布总统行政令推进移民改革,这一旨在放宽移民限制的新政,预计惠及400万至500万非法移民。然而,今年6月,在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新法官提名未获批的情况下,最高法院在裁定奥巴马移民改革行政令有关诉讼时出现4比4的表决结果,等同维持下级法院关于继续“冻结”政府移民新政的裁决,这被认为是奥巴马总统生涯遇到的重大政治挫折。

    掣肘的国会山党争
  借着经济衰退给共和党减分的“东风”,奥巴马上台执政。同样依靠第一任期内经济企稳复苏的良好表现,奥巴马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成功连任。
  然而,奥巴马个人的风光,难掩民主党走下坡路的窘境。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他代表的民主党同时掌控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从而确保了奥巴马顺利施政。然而,2010年11月的中期选举后,民主党虽然保住了参议院的控制权,但共和党人在众议院重夺控制权。
  2011年5月16日,美国国债触及国会所允许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如果国会不在同年8月2日前提高上限,美国将面临主权债务违约的风险。然而,面对奥巴马向国会提出调高债务上限的要求,两党争斗不休,直至同年7月31日晚才达成债务上限紧急方案。
  党争不断,导致奥巴马力推的一些政策跟着遭殃。比如,医改法案。由于医改涉及各方利益,共和党控制众议院后,立即在2011年通过一项取消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议案。此外,医改法案在美国地方政府也不断遇挫,有26个州以医改计划涉嫌违宪为由联合反对。
  受两党对医改法案难以弥合的分歧影响,2013年10月新财年即将开始时,国会参众两院竟没有就政府预算案达成一致,造成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关闭了16天,约1/3的联邦政府雇员停工,经济损失约240亿美元。
  与之类似,奥巴马之所以在第二任期期间通过总统行政令来推进移民改革新政,就是囿于国会参众两院受制于不同党派,这一计划在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无法过关。
  当初受金融危机影响,奥巴马一上台就延长了小布什政府的减税计划至2012年底到期,同时推进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造成财政赤字规模越积越大。为此,国会在2011年通过了预算控制法案,设定自2013年起触发减赤机制。而面对这一“财政悬崖”,两党博弈直至越过2013年1月1日、美国事实上已坠入“财政悬崖”后才达成解决协议。
  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过后,共和党不但继续掌控众议院,还拿下了参议院多数席位,完全控制了国会,这导致此前停留在国会的党争,延伸发展为府院之争。2015年,“财政悬崖”差点再度上演,两党直至11月3日触顶前三天才达成协议。

    难解的不平等困境
  2011年9月,美国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一度占领纽约曼哈顿的祖科蒂公园长达两个月时间,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
  “占领华尔街”五年后,2016年4月,大量民众到美国国会山前静坐抗议金钱政治。在一周的时间里,全美超过100个团体对这一示威活动予以支持,仅4月15日当天,全美就约有30个城市爆发了反对金钱政治的抗议示威。参与示威的人中,不乏五年前“占领华尔街”示威者的身影。
  2008年金融危机后,奥巴马通过大规模经济刺激和救市举措,推动美国经济复苏,房价回升,股市大涨,富有阶层的财富随之大幅增加。但普通民众并未得到实惠,居民平均收入持续下滑,中产阶层萎缩,贫富差距拉大。
  进入奥巴马第二任期以来,美国的种族矛盾更趋恶化。2014年8月,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黑人青年布朗遭白人警察拦截搜查并被开枪打死,在美国多地引发持续大规模抗议示威并演变成暴力骚乱事件。调查显示,美国种族关系处于近20年来最差时期,超六成美国人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糟糕,尤其表现在执法领域。
  与此同时,奥巴马任内在控枪方面的举措也收效甚微。2012年12月,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严重枪击案,20名儿童和6名成年人遇害。2015年12月2日,加州南部圣贝纳迪诺枪击案造成至少14人死亡、17人受伤。拥有3亿多人口的美国,私枪保有量也超过3亿支,每年死于枪口下的人数超过3万。多次悲剧发生后,奥巴马曾高调抛出综合性控枪提案,但法案在拥枪团体的大力游说等重重阻挠下未能在国会获得通过。
  当初被寄予厚望,如今解甲归田,奥巴马的内政成绩单, 瑜难掩瑕。

    二、外交——有心无力留乱局

  当奥巴马收拾他位于白宫的卧室准备搬家时,不知他的目光是否会在摆在卧室中的诺贝尔奖章上停留几秒,并回想起当年他获奖时的尴尬场面——2009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突然将这个奖授予了刚刚上任、在外交上几乎还啥都没干的奥巴马,当时很多人调侃说,对于一个美国总统来说,啥都不干就是对世界和平莫大的贡献。
  讽刺的是,拿了和平奖的奥巴马最终在外交上还是干了不少事儿,但其效果似乎不咋符合世界人民的预期——这位倡导世界和平、推行理想主义外交的总统先生,成了美国历史上进行战争时间最久的总统,而且留下的世界似乎也越来越乱。

    中东: 点不着的“新官三把火”
  对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卡特政府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曾有一段精辟的评价,他说当今世界外交看似硕大无比,但对美国人来说无非是一场“三个球的杂耍”——中东、欧洲和亚太,每一个总统都必须处理好这三个关系,别让任何一个落地。
  由于竞选期间把小布什的中东政策批得体无完肤,奥巴马执政初期的重点自然放在了中东这个“炸弹球”上。
  2009年1月,上任伊始的奥巴马就高调发布了要求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的命令,表面上看来,这个命令执行成本很低而且还“一石二鸟”——既能把美国从伊拉克战争开始就驱之不散的虐俘丑闻中拯救出来,捎带手还能讨好一下自冷战起就得罪了的拉美左翼。然而,令奥巴马始料未及的是,这个命令竟然成了他的滑铁卢——由于共和党在国会中的各种阻挠,直到八年后奥巴马卸任时,关塔那摩监狱依然开着。
  紧接着,伊朗问题又教训了奥巴马。奥巴马改变小布什时代对伊朗“邪恶轴心”的描述,转而与其积极接触,这着棋表面看极其聪明,但与伊朗的亲善深深地得罪了沙特和以色列(两国分别将伊朗视为区域领袖竞争对手和仇敌),而这两个国家恰好又是美国在整个中东的战略外交支点。美沙、美以关系的疏远,贯穿了奥巴马的执政八年,逐渐丧失这两大支点的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骤降,而与伊朗关系的缓和短期内又无法弥补这一损失——或许永远也弥补不了。综合算来,奥巴马这笔外交买卖亏大了。
  与同伊朗和解相比,奥巴马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的行动至少算得上众望所归。虽然已经卸任的小布什曾在不同场合批评奥巴马的撤军计划操之过急,但不可否认,普通美国大兵已经在这些地方呆够了。然而,美军力量的急速消失也为这些地区留下了权力真空,催生了像“伊斯兰国”这样更为可怕的恐怖主义。
  当然,在漫长的八年中,“阿拉伯之春”、“伊斯兰国”崛起和叙利亚危机才是中东的重头戏,但这些表现似乎都不值得更多着墨。因为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即便不是已经衰弱,至少也大不如前了——不如说,正是因为美国影响力的丧失,才导致了中东今天的乱局。而这一切的肇始,也许该归咎于奥巴马上任之初对中东问题的“想当然”。

    欧洲: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幸运的是,因为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危机,以及随后俄罗斯与西方世界关系的持续紧张,很快把人们的注意力从中东吸引到了欧洲。
  如果说美国在哪一片外交战场上打得最为顺风顺水、得心应手,那一定非欧洲莫属。正如国际观察家们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团结欧洲盟友的手段是简单且高效的——只要向他们描述一个强大、邪恶的自由世界敌人正在东方虎视眈眈就可以了。在过去的70年中,利用这个方法,美国不仅拉拢自己的盟友,甚至把“敌人的盟友”和“敌人”本身都拉到了自己这一边。当乌克兰危机爆发时,奥巴马和他的幕僚们一定认为接下来的故事将是这个脚本的重演。于是,对俄罗斯的道义谴责、外交孤立和经济制裁接踵而至。
  然而,奥巴马又错了。如今的欧洲,在能源上严重依赖俄罗斯,相比于美国人给他们讲的自由故事,似乎更看重俄罗斯的天然气,即便在美国的压力下,德国、法国等欧洲盟友们仍在与莫斯科频繁互动,甚至公开反对美国出售进攻性武器给乌克兰。北约更没勇气吸收乌克兰为新成员国。而奥巴马政府又严重低估了俄罗斯人的忍耐力和普京政府的应对能力。盟友们出工不出力,对手又早已非当年的吴下阿蒙,奥巴马对普京的“窒息战”最终以惨败收场。奥巴马的智囊们曾经预言普京将在2015年或2016年被反对者推翻,俄罗斯将迎来一位愿意与美国合作的新总统。事实却是,普京在总统宝座上欢送了奥巴马下台,并即将迎来一位号称愿意与他合作的美国新总统。
  欧洲,这个昔日并肩为同一理想作战的老伙计,如今已与美国同床异梦,这是奥巴马为后任们留下的教训。

    亚太: 随波逐流的重返战略
  若干年后,当人们总结奥巴马外交时,最让人难忘的恐怕还是他任期内高调提出的“重返亚太”战略,或者说得更确切些,是他对中国的态度。
  总结奥巴马执政八年中对亚太和中国的总体思路是很难的,因为在这方面,我们几乎看到两个风格迥异的人在共用一个肉身——在奥巴马执政初期,中美关系一度高开高走,先是美国战略界和媒体抛出中美共治的G2论调,而后两国决定升级中美之间的战略与经济对话,高潮则是奥巴马总统上任首年就对中国的国事访问。然而,2010年以后,美国对华政策急转直下,奥巴马见达赖、美对台售武、中美贸易摩擦、网络安全问题,两国关系一时风云突变。紧接着,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正式出炉,该战略的核心就是在全球层面进行战略收缩,只集中主要精力投入到亚太地区。这个战略虽然一度受到乌克兰危机的干扰而大打折扣,但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几年里,我们依然看到美国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争议问题上频繁地选边站、拉偏架,激化地区矛盾。
  在南海地区,美国一方面怂恿菲律宾将中菲海洋争端提交海牙临时仲裁庭,一方面以“航行自由”为名派军机舰艇频繁进入相关海域,导致南海局势不断升级。在东海方向,美国升级美日同盟,多次表态《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为日本在与中国的博弈中撑腰壮胆。在朝鲜半岛事务上,美国利用朝核威胁强化军事存在,决定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大大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可以说,眼下中国周边的所有潜在隐患几乎都与奥巴马政府的“搅和”有关。
  曾有分析人士指出,奥巴马对中国战略的转变,并非他个人及其执政团队的态度,而是体现了美国“理想主义外交派”对华思路的变化。在过去的八年中,中国综合国力在世界经济危机的寒潮中逆势增强,GDP跃升为全球第二。“理想主义外交派”昔日借力中国管理世界的“G2”思路日渐冷场,取而代之的则是对华防范、遏制战略日渐甚嚣尘上,奥巴马实际上是被推着走的。不过,尽管华盛顿对华强硬派已经占据上风,奥巴马至少始终守住了避免中美全面对抗的基本底线,并一再声称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位曾给中国人留下良好印象的总统,其实也是尽力了。
  总的来说,奥巴马执政八年,在外交上的遗憾多于成功。曾有人将奥巴马在外交上的无力感类比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卡特总统——两者都在外交上怀有美好的理想,但都缺乏达成目的的手腕和途径。也许这正是理想主义政治家的悲剧——他们都是好人,但这并无用处。

    三、家庭——吾家有女初长成

评说奥巴马这八年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2015年4月5日,美国华盛顿,奥巴马全家在白宫玫瑰园拍摄的全家福。
 
  2008年11月,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依偎在新任“第一夫人”米歇尔身边的两个小女孩或许不曾想到,她们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2017年1月,奥巴马向八年的总统生涯告别,他眼含热泪向妻子致谢,而当年依偎在米歇尔身边的两个女儿,也早已长成了高挑美丽的少女。
  这是一幅让人感慨的对比图:出任总统这八年,奥巴马改变了美国;而这八年的总统生涯,也在奥巴马一家身上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从“我爱你们”  到“为你们自豪”
  八年前,意气风发的奥巴马在发表总统胜选演说时,深情地望向自己的两个女儿:“萨莎,玛丽亚,我如此爱你们,这份爱超乎你们的想象。”当时,两个女孩站在聚光灯下,奥巴马的长女玛丽亚10岁,次女萨莎只有7岁。还是小女孩的她们,怀中抱着即将跟随奥巴马一家入主白宫的小狗“博”,对未来生活可能发生的变化,或许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
  八年后,即将卸任的奥巴马在发表告别演说时,再次将目光投向女儿:“玛丽亚,萨莎,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你们成长为了两名出色的女性,聪明、美丽,更重要的是,你们善良、细心,又充满热情。”说到这里,他欣慰的一笑:“这些年来,你们没有被聚光灯所累。回顾我一生中所做的事,最让我感到自豪的,莫过于成为你们的父亲。”
  正如奥巴马所说,这八年来,玛丽亚和萨莎从当初的小女孩成长为了出色的女性;从需要父亲保护的对象,成长为让父亲倍感自豪的“第一女儿”。诚然,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他正在改变着美国;但奥巴马一家,尤其是两个孩子,也正在被八年的白宫生活改变。

    无论政事多忙  每天都有“家庭时间”
  身为“第一女儿”的玛丽亚和萨莎,真的没有“被聚光灯所累”吗?不如看看这几则新闻。刚过去的2016年,玛丽亚因为两件事上过媒体头条:一是去年5月,已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她,选择推迟一年再去大学就读;二是去年8月,她被爆出在伊利诺伊州参加音乐节时吸大麻,尽管大麻在该州合法,但玛丽亚此举还是招致不少批评,甚至有媒体说,米歇尔多年苦心经营的“正面家庭形象”毁于一旦。
  其实,这两条大相径庭的新闻出现在玛丽亚身上,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她还只是个刚成年的女孩,有着这个年龄段的个性和叛逆。然而,她的生活一直暴露在大众的视野中,一举一动都会吸引旁人的注意。想当年,奥巴马的前任、小布什任总统时,他的一对双胞胎女儿被爆出吸大麻、文身、未成年饮酒等负面新闻,也被美国人嘲讽了很久。
  相对于玛丽亚,年纪小一点的萨莎似乎更为低调。去年8月,15岁的她被拍到身穿制服在一家海鲜餐厅打工,数名保安在附近等候。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初玛丽亚也曾在电影片场实习。可见,尽管顶着“第一家庭”的光环,但奥巴马和米歇尔还是尽量让两个女儿过上普通美国女生的生活,正常长大。
  不过,在总统家庭中长大,奥巴马的两个女儿也得到了旁人不曾拥有的成长机会。乘专机到夏威夷奢侈度假,漫步古巴名城哈瓦那,双双入选《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少年”榜单……这可不是一般孩子能轻易享受到的待遇。
  不可否认的是,奥巴马和米歇尔确实在女儿身上倾注了大量精力。2015年,奥巴马在《赫芬顿邮报》网站发表文章,大谈“育女经”:他说,虽然忙于政事,但几乎每次都是和米歇尔一同参加女儿的家长会;无论再怎么忙,每天都会抽出“不可侵犯”的家庭时间,陪女儿吃饭,在餐桌上问她们一天过得如何。
  即使身为总统,仍愿意为家庭和女儿匀出时间,或许正是这种教子方式,让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在聚光灯下长成了“出色的女性”。也难怪奥巴马在告别演说中,对政事似乎心有不甘,但当将目光投向女儿时,眼中却是满满的自豪。

    “贤内助”米歇尔  全家的坚实后盾
  两个女儿的长大成人,是奥巴马八年来最显著的家庭成绩,但这张成绩单的背后,有一份沉甸甸的功劳是属于妻子米歇尔的。
  2008年竞选总统时,奥巴马和米歇尔作为“美国梦”的代表,赢得了许多民众的支持。奥巴马和米歇尔的经历十分相似:奥巴马成长在单亲家庭,由母亲带大,青少年时代曾因自己的种族背景“放浪形骸”,后来才迷途知返,考入哈佛大学;米歇尔则是出生在普通非裔家庭,父亲是水管工,她和哥哥都是“靠学习改变命运”的典型。米歇尔曾说过,她和奥巴马刚结婚时,两人每个月要还的助学贷款比房贷还多,“我们那么年轻,那么相爱,却又负债累累”。从一穷二白到“逆袭”成为总统夫妇,奥巴马和米歇尔在经济危机余波未散、“美国梦”受到冲击的2008年仿佛成为了一种象征,当他们喊出“yes,we can”(是的,我们可以做到)的时候,美国民众愿意相信:在这样一对夫妻的带领下,美国也可以实现“逆袭”。
  可以说,奥巴马当选总统,离不开米歇尔的鼎力相助。成为“第一夫人”后,米歇尔将更多时间投入到家庭生活中,是丈夫坚实的后盾。无论参加宴会、出席活动还是上时尚杂志、甚至在视频中出镜唱歌,米歇尔淋漓尽致地展现着她的个人魅力,为“第一家庭”的形象加分不少。
  米歇尔最强大的武器,莫过于她言辞清晰、真情动人的演讲。在奥巴马2012年谋求连任期间,米歇尔在一次演讲中讲述了丈夫为美国竭尽心力的样子。“每天深夜,我都看到他坐在桌边,沉默着拆开人们寄来的每一封信……我看到他对此忧心不已。他对我说,‘我们必须再接再厉地做出改变,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米歇尔说,“如今,我反而比四年前更爱我的丈夫了,甚至比23年前我们相爱之时还要爱他。我爱他不忘本,我爱他值得信任,言出必行,哪怕面前困难重重……”这次发表于2012年9月的演讲,不但让台下的民众热泪盈眶,甚至被媒体认为是帮奥巴马赢下连任的关键。

    卸下总统重任  慈父回归家庭
  八年来,岁月的痕迹写在奥巴马脸上——当初的满头青丝已变得两鬓斑白,皱纹也爬上了他的眼角和额头。告别演讲中,奥巴马再次喊出了八年前的口号“yes,we can”,但他也自嘲道,自己已经当了很久的“跛脚鸭”。他满怀壮志开始了总统生涯,最终却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然而,首位非裔美国总统的殊荣和他相声现场一般的白宫记者会,都已经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使在告别时,还有民众对他高喊“再干四年”,虽然奥巴马表示“不可能”。
  卸任总统后,奥巴马将会做些什么?出书,去大学当老师,还是当专栏作家?现在他尚未明确表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会继续留在华盛顿,等小女儿萨莎完成高中学业,为此,奥巴马全家已经买好了房子。
  奥巴马在一次采访中还说过,“退休”的第一天,他想睡个好觉,然后带着妻子米歇尔去度假。看来,他已经做好准备,将更多的时间留给家人。身为总统的奥巴马,无论功过如何,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而身为丈夫、父亲的奥巴马,永远不会停止履责。(来源:2017年01月21日 齐鲁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