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凌烟阁秦琼为啥“吊车尾”  

2016-03-09 22:23:13|  分类: 博览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烟阁秦琼为啥“吊车尾”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济南五龙潭边有座秦琼祠,祠中一块石碑上在旌表了这位战斗力足可与关二爷一拼的老乡后,末款有两句话:一是说玄武门之变后,秦琼因为从龙有功,被封了七百户采邑;二是说他死后唐太宗觉得是其事业的“重大损失”,追认了他一堆官衔,还让他绣像凌烟阁,位列二十四功臣之一。

这两句话写的很有意思,表面上看都是在夸秦琼,但仔细一想,其实都有问题。

先说封七百户这事儿,伟大领袖一写诗,总是“粪土当年万户侯”,但真实历史上,万户侯没几个,算来算去也就从草原来的元朝那几个达鲁花赤够毛主席“粪土”一下——汉族皇帝封采邑其实很抠的,创下不世奇功往往才封个千户,不过在这一堆“老抠”中,李世民算是比较大度的一个,在砍了他哥成功上位后,他立刻给功臣故旧们搞了个“千户侯折价大甩卖”,他大舅哥长孙无忌、他干老丈人高士廉还有在玄武门之变中出了大力的尉迟恭(尉迟敬德)都封了一千三百户采邑,相比之下,秦琼这个七百户不仅寒酸,甚至还有点给他上眼药的意思。

至于绣像凌烟阁这事儿,就更是殊堪玩味了。凌烟二十四位功臣,秦琼刚好排第二十四位,是名副其实的“吊车尾”。打仗与他旗鼓相当、一起为唐太宗在门口站过岗、一起死后陪葬昭陵的尉迟敬德排名第七,名次不知比他高到哪里去。更扯的是,演义中那个一直用来反衬他光辉形象的程咬金(程知节)居然也排在他前头。读惯了隋唐演义的人如果知道书中头一号大英雄真实历史上就这么个排位,不知会不会亮瞎眼。

那么,难道秦琼只是个在小说中逞英雄的角色,在历史上其实没什么吗?又不尽然。三鞭换两锏这类演义作者替秦琼编的段子咱不谈,我们看一下秦琼的履历,秦琼最初在隋将来护儿帐下做部将,后随张须陀讨伐李密。张须陀战败,他又归到裴仁基部下,后来又随裴投降李密,被任用为帐内骠骑。李密失败后,他先是投降王世充,后来又投了唐。在整个隋末乱世中,秦琼同志少说也跳了四五次槽,虽然与他演义中的“精忠”形象不符,但难得的是,他的每一任领导都很看重他:他在来护儿手下干,来护儿对他高看一眼,说他有能力、人品好,将来必能“自取富贵”,到了李密那里,李密升他为帐内骠骑,享受特殊津贴;投了王世充,又被提拔为龙骧大将军。到了李世民手下,这位秦王又是如何用他呢?史书上说:秦琼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每战身先鏖战,前无坚对。敌营中每当有猛将锐士出现,李世民就命秦琼出阵,秦琼“跃马挺枪刺于万众中,莫不如志”。

历史上的秦琼不仅有能力,而且能力超强,按今天职场上的话来说,秦琼这号人物叫“业务骨干”,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领导的喜爱和重用。然而,秦琼受委屈的原因,恐怕也正是因为他能力太强。一方面,人品、能力都无可挑剔的特点,让秦琼自己没有动机去和某个“主公”走的更近;另一方面,这种“完人”也让领导很难办——人身依附关系本质上讲是一种交换,你向大哥表示效忠,大哥在某个方面罩着你,而秦琼无需别人“罩着”,所以注定难以混成与“大哥”最铁的哥们。

这种尴尬,在玄武门之变中得到了集中的体现。李唐王朝说白了其实是李渊和李世民的父子店,李渊本人手上有资本,却又碍于大隋唐国公的面子不愿意自己在台前咋呼,所以只能委托他儿子李世民当造反公司的CEO。没成想儿子太能干,最终搞了个“资产重组”把老爹提前轰下了台。这个“神转折”坑了一群人,而秦琼就是其中之一。《新唐书》记载的一个细节是,秦琼最初投奔唐营时,是拜在李渊门下的,随后才被调拨给李世民使用。而做了这个人事安排后,李渊一直致力于越级给这位儿子的部下点赞,还说出过“我的肉都可以割给你吃,何况子女玉帛”这样的肉麻告白(不知李世民夹在二人中间,看着君臣这么秀恩爱,心理阴影面积如何)。

凌烟阁秦琼为啥“吊车尾”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同样是门神,你看看人家尉迟敬德!与秦琼相比,尉迟敬德虽然比他晚“参加革命”(还是被秦琼用计收降的),但人家降的却是李世民本人。这个关节一想通,你就能明白唐太宗在后来的封赏中对这对哼哈二将如此厚此薄彼了:也许在他眼中,尉迟敬德才是真正的嫡系,而秦琼只能算“半个嫡系”——另一半是他老爹的。

在“玄武门之变”中,秦琼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至今仍是谜。有的史书说唐太宗压根就没喊他一起玩,也有史书说他参加了,可是却又没有记载他在事变中到底干了点什么,恐怕也是个“挂名造反”,打酱油的成分居多。总之在后来的封赏中,秦琼没捞到烟儿抽——半生戎马,赫赫战功,却因为没凑一次宫廷政变的热闹而成了功臣中的吊车尾,世界就是这么荒唐。

晚年的秦琼一直告病在家,常说“吾少长戎马间,历二百余战,数重创,出血且数斛,安得不病乎?”从这句自嘲中,你能读出那一丝淡淡的不甘和怨愤。
秦琼死后,唐太宗下旨让他陪葬昭陵,这份殊荣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未必都能享受到的——其实唐太宗何等英明,秦琼到底什么功劳,什么能耐,他是终究是懂的。只是终究无法在活着的时候与这位他其实十分喜爱的臣子彼此释然。
大英雄秦琼,终究只能在戏台上一展他的天纵英气,而是历史真实的他,却终于被自己能力挡在了主公的门外,做了一个手持千钧铜锏,却无处着落的委屈门神。(20160306齐鲁晚报 王昱)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