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齐鲁古村寻踪】莱芜卧云铺村  

2015-05-12 12:31:43|  分类: 户外游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卧云铺村: 一姓一院 一姓一泉

  莱芜市莱城区茶业口镇卧云铺村是山东省首批传统村落, 从村西抬起头往东看, 满眼的石头房子, 坍塌的, 完整的, 高耸的, 矮平的……
  石屋一般为四合院结构, 正房大都是三间,依山而建。侧房及南房也各为三间,比正房略低,因山高坡陡,侧房及南房多为二层石房,当地人叫二起房,高度比三层楼高,上面居人,防潮保暖,下层饲养牲畜或储藏东西,充分利用了空间。
  高耸入云的石屋,是石头有序排列的集合体,石头间没有任何粘合剂,他们像磁石般相互吸附着、依靠着。门窗上面的“过木”,有木质的,有石头发碹的。木“过木”大都坨下来了,而石碹的“过木”,历经几百年丝毫未动样子。房上石头各有其名:里檐、脊檐、挑翅、挡捎、腰枕、拴马石……陡峭的挡捎上挂着长长的压捎石。挑翅、挡捎、压捎石之间用由子、桪子相互“擒”着,像挂在空中一样。

【齐鲁古村寻踪】莱芜卧云铺村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  “十八行子”砌墙,青色石料筑阶的村落

 

  卧云铺村有王、张、李、刘、苏、吴、闫七姓人家,一姓一大院,以族聚居;一姓一泉,泉随人姓,一泉立一井;一井一石碾,碾随泉姓;石井在稍东侧,石碾在稍西侧,曰东青龙西白虎。
  卧云铺的石房建筑处处充满着人性和宽容。
  刘家大院是四合院,正房有七级台阶,建有月台,其他房子的台阶依次是五、三、一级,彰显着尊老敬贤鲁国后人的儒雅风范。石碾一侧墙壁的正中,有一个龛,是碾的邻居放油灯的地方,方便早晚推碾的人们。巷道转弯处内侧的墙角,硬生生地“抹去”了墙角,不是为了显摆“转弯抹角”的意思,而是怕抬大花轿、抬大架子石头、抬棺材的人们转不过弯来。门槛一端与门框的夹角处,特意留了一个通往屋内的洞,叫“猫道”,方便猫主人出入房屋。
  走在石街石道上,路边、墙角、院内随处可见石质的生活用具:石碾石磨、石槽石臼、石缸石盖……
  卧云铺人用的石头大都取材于村顶的山石“十八行子”。层层分明、薄厚不等、色泽不一的十八层石头层层叠加着沉睡于蛋黄色碎石层中。“十八行子”每一层都有自己名字和用途。如“顶盖皮”,盖房砸乱石用;“四指子”,盖房做挡捎、阶檐;“红三寸”,做碑石;“对半子”,打石桌;“二寸五子”,做磨盘、碾盘、石臼等;“三寸子”,打猪食槽子;“半尺子”,打牛驴槽子……根据厚度、硬度、颜色,卧云铺人把“十八行(xìng)子”石头应用于生老病死、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在卧云铺人的感情世界里,石头就是他们生活、生产、生命的全部,亲切地称之为“子”。
  卧云铺人开山劈石、肩挑人扛、锤敲钳凿地盖起来了一沟的石房子,本想过自给自足、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日本侵略者打破了卧云铺人的清静,卧云铺人全民皆兵,年轻人参军参战,老弱妇幼利用自己的石房保护着自己的亲人。李家大院天井的下面都是空的,抗日战争最困难的岁月,这里成了《泰山时报》印刷部、经理部最安全的办公地点,泰山地委宣传部长高启云就住在东屋。路边墙上拴马石的内环被磨得溜光铮亮,刻录着《泰山时报》经理部的七匹战马从这里驰向泰山地区七个县的征程。石洞石穴、堰屋石窖成了掩藏八路军伤病员的最隐蔽的地方,这里曾是八路军董家峪军医处的后勤卫生所,最多时接纳伤员20余人。
  日本的铁蹄无处不践踏,连建在沟深林密之中、挂在半山腰上的卧云铺也未放过。1944年秋,穷途末路的日寇把卧云铺村的房屋烧光。卧云铺人是石制的,像石墙、石磨、石碾一样坚不可推。


·相关链接·

石头村里唱大戏: 戒赌劝善

  【齐鲁古村寻踪】莱芜卧云铺村 - 古藤新枝 - 古藤的博客半圆形拴马圈,在建墙之初就已考虑在内,便于过往商客歇息时拴骡马 

 

  卧云铺,听起来就充满了浪漫气息。村庄地势高,常被云雾覆盖,有诗人造访曰:“以云为铺,倚天则卧。”这里古朴悠远,石阶、石屋、石巷,一个个文化遗产诉说着沉寂数百年的历史……
  驱车行至莱芜市莱城区,拐到茶业口镇,再北行9公里,便到了卧云铺村。小村不大,只有200余户人家,东北两面与淄博山区接壤,西与章丘毗连。明朝嘉靖年间,河北枣强县遭旱灾,枣强人王三栗带妻子逃荒流落于此,在此建村。从那时起,演绎起一段段传奇故事。
    石头的记忆
  立村始祖王三栗,是一位石匠,他发现了这里特有的石头,俗称“十八行(xing)子”,每层厚薄不一、颜色不同,可以满足盖房所用的各种石料:里檐、脊檐、挑翅、挡捎、腰枕、拴马石……还有挡捎上的长长的压捎石;也可以满足生活工具的许多需求,如石磨、石碾等等。
  王家就地取材,本能地用石头搭房垒屋,给妻儿筑起一个遮风避雨、挡寒防暑的巢;用石头打凿成开荒种田、炊饮餐用的工具,授子孙后代以“渔”,让他们自食其力,顽强生存。春风秋雨,世事沧桑,王家人在这里依漫山石头,开一方乡土,繁衍生息,宽厚地接纳前来逃荒避难的六姓人家,相依相存。他们或放在粪娄里挑,或背,或抬,把大的、小的、厚的、薄的、长的、短的各形各色的石头,从不同的山间汇集而来,五百多年来,世世代代,日积月累,筑成了这满眼石头的村落。
  石街石道、石房石墙、石桌石凳、石碾石磨、石桥石栏、石碑石碣、石井石窑、石缸石盖、石锤石板、石槽石臼、石洞石龛、石房石厕……整个村庄像一座石头城堡,就连鸡窝也是由石头墙、石板顶、石拱门口、石挡窝板等构成。这些石头房和石头日用品记载着卧云铺人自古以来勤劳、团结、善良、宽容的美德。
  国内研究古村落的专家来到卧云铺后感叹道,如此规模,又保存如此完整,国内不多见,山东唯此一家。

    立碑戒赌
  卧云铺村中有一个比较“开阔”的广场,广场南有一个石头砌起来的固定“戏台”,这是卧云铺剧团演出的舞台。戏台东侧有一道石墙,石墙正中镶嵌着五块石碑,其中一块是大清国光绪十一年卧云铺人立的戒赌戒偷碑。戒赌碑和戏台一左一右相互端详着,像两位喝茶聊天的老人,在津津有味地述说着他们引导卧云铺人重新走向文明的功绩。
  历史上,卧云铺曾是齐鲁两国间交通要道,也是泰安、莱芜北及章丘一带到淄川、博山县的必经之路,早年村中曾设有客栈、餐馆,东来西往的客商常居息于此,很有人气。
  光绪十年(1884年)初冬,下了一场大雪。从黎明开始,漫天雪舞,狂风大作,天寒地冻。黄昏时分,路上存雪的地方,积雪已达一尺多厚。这时,从山下蹒跚着爬上来6个人,为首的叩开了闫文智家的门:“大爷,我们几个人到淄川办事,天黑路滑,实在过不了风门道关了,想在贵村借宿,不知行不行?”闫文智老人是卧云铺村出名的大善人,一看来人说话很客气,不像坏人,天气如此恶劣,确实也赶不了路。就连忙说:“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借个宿没关系。不过,穷家寒舍,我家只能容两个人,我到邻居家说说看。”“那谢谢您老人家了!”这样,在闫文智老人的帮助下,6个客人在卧云铺住下来,谁知,好心办坏事,竟引发了一起血案。
  原来,那6人是一伙赌徒,为首的号称赌霸,到处聚众赌博,通过出老千等手段骗钱为业。开始,这6人自己赌,有输有赢,村里没人参与。卧云铺人勤于劳作,冬季里,农活少就做点小买卖。大雪天,平地走路还打滑,别说是山路,卧云铺村的男人只好闲在家里。听说有人耍钱,不少人围观看热闹,10多个小青年耐不住手痒,从试赌一把赢一把开始,慢慢上道了。他们怎么玩得过赌徒?没几天,卧云铺青年闫三就输掉了20吊钱,赌徒看闫三还不上钱,要把闫三的老婆带走。闫文智老人看这伙赌徒再住一段时间,村里的年轻人非学坏不可,与王振太等村中领袖善人商议,聚众把6个赌徒赶走了。
  谁知,事情没有结束。那10多个青年已经上瘾,他们继续聚赌,慢慢地全村赌博玩钱成风,其中,闫三、王四赌技大长,竟然赢多输少,其父母因此对儿子的行为不管不问。腊月二十三夜里,闫三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他抓了一条大鱼,马上起来查书解梦,一查乐了——要发大财。他想,发大财只有下大赌注。天亮后,闫三与人赌博,谁知第一局就输了,他想赖账不还。赌桌上的王四随手拿起一个茶碗,照闫三头上砸去,“我让你赖!”“你敢打人?!”闫三气急败坏,从门后抄起一根磨棍劈头朝王四砸来,王四头一歪,棍子砸在肩头,王四应声倒地。
  大年三十,村中德高望重的领袖善人闫文智、老村长王振太等人召集全村民众协商,闫文智痛心地说:“这次,王四的头不歪那一下,非出人命不可,一死死两个。再不想办法制止赌风,我们卧云铺人完了。”老村长王振太语重心长地说:“乡亲们,想想村里没人赌博前,咱村男耕女织,夫唱妇随,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再想想村里染上赌瘾后,明抢暗偷现象时有发生,几个家庭甚至因赌博造成妻离子散、倾家荡产,赌风到了非刹不行的地步了……”闫三、王四等赌徒懊悔不已,纷纷表示洗手刹车,其父母也表示如果儿子再赌博,村里、族里怎么处理也不护短。闫文智说:“我们说做就做,就从明天开始禁赌,发现赌博,挑局没收赌金,并报官处理。”王振太说:“两三月来,因赌而偷现象很多,赌博、偷窃一块戒,我们立块碑,碑额刻上‘万古流芳’四个大字,竖在最显眼的地方,无论穷富,无论势力大小,家家执行,人人遵守。”
  因戒赌而立的碑国内仅有两块,另外一块在陕西境内。
  戒碑碑文规定禁赌禁偷的倡议律条,经莱邑城北县知县批复,从此成了卧云铺的“村规民约”。

    戏台的背后
  老村长王振太等善人怕赌风死灰复燃,为让人们时时记得赌博的危害,请私塾先生编写了《戒赌歌》,让读私塾的学生学唱,然后天天回家唱给大人听。从此,歌声“世人莫赌钱,赌钱没脸面,不管贫富贱,人人见了嫌……还债把孩卖,妻嫁家庭散,冻死无人管,荒郊成狼餐。下场如此惨,不信去访谈,千万听人劝,莫沾赌场边”传遍全村。
  令闫文智、王振太等善人没想到的是,《戒赌歌》的教育作用之大,比戒赌碑的强制作用有过之而无不及。老人们想,冬季长闲人多,何不成立业余剧团,让他们有正事、好事做,表演健康向上的节目,教育卧云铺的子孙后代永远走正路?
  老村长王振太与各姓族头带头捐资捐物,买来服装、道具,从章丘市请来旧时科班出身的高立红老师教戏,当时全村有30多户人家,总人口150余人,户户有人参与,其乐融融,以《全家福》为开班戏开创了业余剧团的历史先河。自此,赌博现象绝迹,村风得到了根本改变,村民素质得到了极大提升。人们农忙时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农闲时谈戏、排戏、练戏、演戏,在此过程中,卧云铺人养成了团结、勤劳、感恩、顾全大局等美德。这里有一个故事佐证。
  高立红老师去世后,剧团从嘉祥县请来了新老师滕宪祥(艺名福祥),滕老师是科班出身,但双目失明,是无儿无女、老伴已作古的孤寡老人。滕老师来卧云铺后,村里人视他为亲人,全村轮流供养,一轮一周。轮到哪家供养,这家人每天下午五点自觉地将滕老师用竹竿领回家,招待晚饭后伺候睡觉,早上起来请滕老师在家吃早饭,8点再把老人家送去剧团,中午时做好饭送到剧团。当时,比对滕老师的招待水平成了风尚。谁家早上让滕老师吃的鸡蛋多,谁家中午给滕老师送了水饺,谁家晚上招待滕老师炒的菜多……成了卧云铺人经常谈论的话题。滕老师头疼脑热了,轮到哪家哪家治,从不推诿。滕老师感动地说:“卧云铺人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必须尽我最大努力把戏教好!”
  这样,滕老师为卧云铺剧团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为剧团培养了两代演员,并着重全面培养了张德玉、刘生平等人,使他们担当起了剧团第四代继承人的重任。自此,剧团结束了从外地聘老师的历史。
  滕老师去世时,剧团演员为其披麻戴孝,跪拜如至亲,悲声凄惨。将他葬于村西宽峪岭,立碑铭志。卧云铺人尊老敬贤、感恩报恩之美德彰显无遗。
  现在,戏台仍然静静地端坐在村中,每逢节日,剧团演出仍然如火如荼。戒赌戒偷碑仍然静静地矗立在戏台旁,背对着戏台,护卫着戏台,像是传统文化大厦的门岗。
  五百年来,卧云铺人在筑就满眼石房子的同时,铸就了自己的风纯俗美,一百年前,当卧云铺民风陷入两个月低谷的时候,卧云铺人敢于自律,通过立戒赌碑堵住了坏风气支流,通过成立业余剧团疏通了新风尚主流。扶正压邪,文化兴村,法德结合的治村经验永远值得借鉴。(来源:2015-04-29 大众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