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齐鲁世家12: 德州田氏(2)  

2014-05-07 23:07:18|  分类: 博览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州田氏  低调的家族背影

    生长发迹于山东的世家望族,永远不缺乏“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品质。  一如博山赵氏、临朐冯氏、日照丁氏、新城王氏等望族,家族中人丁兴旺,官员文人竞相出现。不过也有这样一些家族,虽然传承有序,但是却低调包容,看似名声不显,实则曾领风骚。
    比如说德州的田氏家族。这或许是目前山东已知的文化世家中最为低调的家族,也是门风最有特色的家族。
  明清时期,田氏家族在德州城的知名度颇高,有其是其严厉的门风,将一群还在孩提时代的子弟们管教的颇为严格,甚至逐渐地形成了“田家style”的形象,以至于当时的县志等文献记载:在德州城内,人们在大街上只需要通过观察孩子们走路的姿势和言行,就可以判断出这个孩子是否姓田。
  与其他仕宦家族相比,田氏家族虽然也曾出现过六位进士,十多位举人,但是田氏家族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文学创作,尤其是诗歌的创作上,从田雯开始,田氏家族在清初时期的诗坛逐渐有了名气,并且被当时的诗坛领袖王士祯、赵执信等人大力推崇,而田雯等人对于诗歌创作的理论,也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官场上,田氏家族虽然屡遭波折,但是田家弟子却始终遵循为官清廉的门风;在文学创作上,田氏子弟虽然家学深厚,但是却始终懂得“兼容并蓄”。
  一个自明中期迁往德州扎根并开枝散叶的世家,就这样通过一代一代人的努力,逐渐的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文化世家,门风严厉,治学谨慎,文化包容,这一切,造就了田氏家族别样的经历。
  不过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有趣的文化世家,如今却鲜有人了解,即使是记者在德州采访期间,与当地人聊起田氏家族,大多数也并不了解这个家族的种种故事,而用来纪念田雯的“田雯纪念馆”在竣工两年多后至今仍大门紧闭,历朝历代的战火以及后来的种种运动,更是波及田氏家族的坟茔,至今难觅田氏家族的遗迹。
  也正因为如此,田氏家族逐渐的被历史蒙上了一层低调神秘的面纱,与那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世家望族相比,田氏家族的“低调包容有内涵”更值得我们去深入研究。 (来源:2014-4-17山东商报)

    田氏姻亲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老话说:富不过三代。孟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历史上的世家望族,大多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他们依然想尽一切办法,延续家门的兴旺。于是,联姻就成了维系家族兴旺的一种手段。无论是唐朝之前的望族联姻,还是唐朝之后的门当户对,都是希望凭借姻亲圈子,来维系家族利益。作为德州明清时期的望族之一,田氏家族的崛起,也与姻亲圈子有着极大的联系。
  处士之女闺中丈夫
  德州田氏家族自第六代田绪宗开始,之所以能够在短短两三代人的时间里兴盛起来,最为重要的莫过于田绪宗之妻张氏。
  从目前掌握的史料记载来看,张氏本是德州处士(即不愿意为官的文化人)张祯之女,颇有文才,一个显见的例子是田雯对于母亲的回忆:“田雯在回忆母亲的文章里谈到过这样一件事儿,那就是母亲经常写诗,而且内容多是针砭时政,并且以古讽今,这在当时来说,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见识和文化,对于历史不够了解,是很难写出来的。”黄金元感慨道。
  但是遗憾的是,虽然张氏文采斐然,但是却鲜有作品流传于世,目前仅存于世的仅四十余首,而这四十余首诗,还是其子田雯偷偷记录下来的。据黄金元介绍,张氏虽然有见识有文采,但是其创作观念却比较传统保守:“她的诗基本上都是自己写完了,然后烧掉,因为她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而田雯则借着帮母亲烧诗的机会,悄悄记住了一些。”
  当然,张氏真正让人佩服的,是她对于家族的管理。
  在考取进士之后,田绪宗调任浙江任丽水县令,但是遗憾的是,上任不到半年,田绪宗就因积劳成疾死在任上。
  虽然处于丧夫之痛中,但是张氏却依然保持着理性,她一边处理丈夫的丧事,一边将丈夫上任以来的账簿藏于卧室,随后不久,继任者对张氏发难,认为田绪宗的账目存在问题,张氏将所藏账簿取出,在知府王崇铭的监督下详细的对账,最终为丈夫赢得了名声。“在田绪宗去世之前,为了参加科举考试,田绪宗其实是借了很多钱的,他的去世也让债主们产生了危机感,因为田家的顶梁柱没了,当时田雯田需等兄弟还没有支撑起田家的能力,因此在张氏扶灵回乡之后,债主们开始上门讨债。”不仅如此,田氏家族内部也有人开始欺负张氏和她的三个儿子,以至于田雯和母亲不得不白天跟人打官司,晚上读书。
  这段艰难的日子,田雯在《安德田氏家谱》里曾有过详细的记录:“抵里后,课雯兄弟曰严,一室之内,午夜篝灯,纺绩声、读书声、哭声三者而已。”(即“回到家乡德州后,母亲严格督促我们兄弟三人读书,晚上的屋子里只有三种声音:纺纱机的声音,读书的声音,以及我们母子抱头痛哭的声音”)
  但也正得益于张氏的严格督促,使得田雯在六年后得以考取进士,其弟田需后来也考中进士。而张氏的所作所为,也引起了朝廷的重视,在《清史稿·烈女传》中,张氏名列第一位。“我曾经对田氏家族进行过统计,田氏家族自明朝迁居德州至今,出过六位进士,田绪宗和其两个儿子就占了其中的一半儿,而在我看来,这三位之所以能成为进士,与张氏的辅佐督促有着极大的关系。”黄金元这样对记者说。
  联姻重臣连升三级
  作为田氏家族中的代表人物,田雯的仕途似乎显得颇为坎坷。
  康熙三年(1664年),30岁的田雯参加殿试,以二甲第四名的成绩成为进士,按理说,他本应该进入翰林院,但是由于当时的一些不可控因素,田雯被闲置了三年,才被补授了一个内秘书院办事中书舍人(从七品)的小官儿。
  而据黄金元考证,这种中书舍人的官职,主要是负责抄写撰文,多是由监生担任,从没有以进士身份担任的,再加上田雯经常遭到翰林院一些自视甚高的翰林的嘲讽与欺辱,一度心情非常郁闷,但是在熬了六年之后,田雯终于得到了康熙帝的关注,从而担任户部福建司主事(正六品)。“从康熙十三年(1674)平定三藩之乱开始,作为户部官员的田雯为征集军粮出了很多主意,都得到了康熙的准许,其官职也越做越大,最终做到了江宁巡抚,这是从二品的官职。”不过在黄金元看来,田雯之所以能够迅速的在官场上得到升迁,除了其本人勤政爱民之外,也与其姻亲圈子有着极大的关系。“在平定三藩之乱之后,田雯与当时的李之芳结成了亲家。”据史料记载,李之芳是山东武定人(今滨州),在平定三藩之乱时主要负责平定耿精忠一路叛军,因此颇得康熙赏识,曾任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等职。而田雯的女儿,则嫁给了李之芳的二儿子李宜麟。
  作为武定的名门望族之一,李氏家族与田氏家族的联姻,多少对于田雯后来的升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据史料记载,康熙二十五年(1686)四月,田雯在短短月余的时间里,先是补授光禄寺少卿,17天后升大理寺寺丞,又15日后升鸿胪寺卿。“田雯在仕途初期,并不得意,但是后来能够出现这种"火箭式升迁"的情况,绝不仅仅只依托于他的才干,所以我个人推测,田雯之所以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连升三级,跟他的亲家李之芳有着极大的关系。”黄金元这样说。
  政治姻亲双刃利剑
  事实上,名门望族的政治姻亲关系并不复杂,简单而言只有八个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作为田氏家族的杰出人物,田雯的火箭式升迁或多或少与李之芳有着一定的关联,但是在“伴君如伴虎”的情况下,危机也出现了。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正月,江南道御史郭琇上书康熙帝,弹劾河道总督靳辅治河无功;大学士明珠、余国柱等内阁成员交相固结;“票拟皆出明珠指麾”,背公营私,卖官鬻爵等罪状,引发朝野震动。
  而作为一代明君的康熙帝,对于明珠一党也早有不满,于是举朝上下一场针对明珠党的清洗活动就此展开,而作为明珠党内的成员之一,时任大学士的李之芳也受到牵连,不得不致仕回籍,以明珠为首的内阁全部解散,明珠一党由此覆灭。
  “在历史上,这一事件因为治河而起,所以被命名为"河案"。”黄金元表示,在这场举朝震惊的“河案”中,田雯虽像走钢丝一样,侥幸脱离,但在朝廷重臣重新洗牌的大背景下,田雯的仕途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最终他由代理江南、江西的总督远调贵州,开始了为期三年的治黔生涯。“虽然看起来田雯没有受到牵连,但是从富庶的江南之地调任到贵州,其实更像是官场上的一次明升暗降,所以说田雯的仕途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过所幸的是,在田雯的治理下,贵州百姓安康,田雯也被当地人称为“德州先生”。三年之后,田雯母亲张氏去世,田雯因此离任回德州守孝。
  但是“河案”多少也对德州田氏家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世家望族的政治姻亲往往是带有极大的风险性的,它像是一把双刃剑,可能会给联姻双方带来极大的利益,同时也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危险。”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种政治姻亲的危险性,德州田氏家族后来对于政治联姻并不是很积极,“这使得田氏家族虽然没能在仕途上得到更大的发展,但是同时也保证了家族的安全。”

  田实栗
  如果说张氏对于田绪宗考取进士有着辅佐之功,那么田绪宗的父亲田实栗则对于田绪宗以及其之后的田氏子弟们立下了极为严苛的家风和规矩。
  作为田氏家族第一位进士田三戒的孙子,田实栗性格严肃,不苟言笑。《安德田氏家谱》曾称其“笑比河清”,也就是说,见到田实栗的笑容,比见到黄河水变成清流还难。
  而田实栗治家讲究法度,庭内只闻读书声,不闻妇人语。一门之内,肃若朝堂,子孙无故闯入堂下喧哗,视之若仇人。闻其咳声,家人无不屏起呼吸、整敛表情;子孙有错,往往当面加以斥责,甚至离去后仍然盯着离去的背影,怒目而视。也正因为如此,德州当时民间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即提起田实栗之名,可以让小儿止住啼哭。
  虽然这种威名止儿啼的说法与某些土匪的恶名有些相似,但田实栗是非分明,公正正直的性格,在家族内外都建立了很高的威信。亲人有过错,田实栗或委婉加以劝道,不听则严厉加以斥责。乡邻有争讼,质询田实栗,他往往一句话能使争讼平息。(来源:2014-4-17山东商报)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