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陈炎说诸子4: 现实的荀子  

2014-04-10 22:28:37|  分类: 文教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的荀子

  在当时著名的“稷下学派”中, 荀子可谓核心人物,他“三为祭酒”、“最为老师”, 大约相当于现在的社会科学院院长、首席科学家。
  虽说自孔子之后“儒分为八”,   但在中国文化史上真正产生深远影响的,   也就是孟、荀二子了。我们知道, “仁”与“礼”是孔子儒学中最重要的两个范畴, 如果说孟子用“性善论”的主张使孔子的“仁学”理论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化,  那么荀子则用“性恶论”的主张使孔子的“礼学”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荀子不讲寓言,  不说故事,   论证人性本恶, 不像孟子那样还要打一个孩子掉井之类的比方,而是直接从人的欲望出发: “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顺是,故争夺生而辞让亡焉;生而有疾恶焉, 顺是, 故残贼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焉,顺是,故淫乱生而礼义文理亡焉。然则从人之性,顺人之情,必出于争夺,合于犯分乱理而归于暴。故必将有师王之化,礼义之道,然后出于辞让,合于文理,而归于治。”
  这真是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 孟说孟有理, 荀说荀有理了。其实,严格分析起来,说“人性恶”同说“人性善”一样, 都没有真正的科学道理和充分的事实依据,但是荀子敢于正视人类的欲望和社会的伦理之间所不可避免的矛盾与冲突,不能不说是独具慧眼了。黑格尔曾指出:“人们以为,当他们说人本性是善的这句话时,他们就说出了一种很伟大的思想;但是他们忘记了,当人们说人本性是恶的这句话时,是说出了一种更伟大得多的思想。”这不仅是因为,在私有制存在的历史阶段,人类对金钱和权力的欲望,曾经是历史发展借以前进的动力;而且也由于,法律、道德、艺术和宗教等人类的文明形式,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为了制裁、约束、净化,乃至升华人类的罪恶欲念而建立起来的。
  在荀子看来, 正是由于人性本恶,所以才需要后天的教化和礼法的约束。所谓学问之道,并不是要还原人的真心、恢复人的本性,而恰恰是通过“礼”的教育,使之从恶人变为善人,从原始的人变为文明的人。如此说来,中华文明的确立,不仅需要孟子式的浪漫主义情怀,而且需要荀子式的现实主义态度:前者的功能在于积极的诱导,后者的功能在于消极的防范。从这一意义上讲,孟子与荀子、“性善”与“性恶”、重“仁”与重“礼”,并不是你死我活的两大学派,而是在儒学内部形成了相辅相成的补充关系。故而,梁启雄才说:“孟子言性善,荀子言性恶;孟子重义轻利,荀子重义不轻利;孟子专法先王,荀子兼法后王;孟子专尚王道,荀子兼尚霸道;二子持义虽殊,而同为儒家宗师,初无判轩轾也。”
  然而,荀子的这套理论是好用不好说的。历代的统治者,总是爱在“礼”的表面形式上罩上一层温情脉脉的情感面纱,将其说成是人们自觉自愿的行为准则,而闭口不言其文明的外表下所隐藏着的欲望动机。因此,荀子的理论虽然被用作治世良方,但其本人却很少受到公开的赞扬。唐代的韩愈说孟子“醇乎醇”,说荀子“大醇小疵”,显然已有了扬孟抑荀的倾向。到了宋代,朱熹则干脆主张“不须理会荀卿,且理会孟子性善”了。因此,尽管荀子的理论与孟子的思想难分轩轾,可是在儒家那套从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直至孔、孟的“道统”谱系中,并没有荀子的一席之地。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史部存目,清初理学家熊赐履著《学统》一书,“以孔子颜子曾子子思孟子周子二程子朱子九人为正统,以闵子以下至明罗钦顺二十三人为翼统,以冉伯牛以下至高攀龙一百七十八人为附统,以荀卿以下至王守仁七人为杂统……。”这种座次的排列显然是大大地委屈了这位富有创造性的思想家,使他就象一位无冕之王一样,失去了孔庙之中的显赫地位。然而即便如此,反孔者却一眼就能看出荀子在儒学中的重要作用,同时还常因不愿将矛头直指孔子而拿出荀子来垫背。例如,维新志士谭嗣同就曾指出,两千年来之政都是“秦政”,两千年来之学都是“荀学”!如此说来,在中国思想史上,荀子可真是一位有功不得赏,有过首当罚的“冤大头”了。也许,真正的思想家并不计较后人的评价,而只看重对历史和文化的作用。
  荀子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其实已超出了儒学的范围。在当时著名的“稷下学派”中,荀子可谓是一位核心人物,他“三为祭酒”、“最为老师”,大约相当于现在的社会科学院院长、首席科学家了。跳出儒学之外来看待这一问题,“礼”作为人类行为的约束机制,同“法”具有相似的社会功能。因此,像韩非、李斯等法家人物都出自荀子门下,便是不难理解的事情了。然而,“礼”与“法”毕竟又有所不同:“法”的约束是外在的、强制的,而“礼”的约束是内在的、非强制的;法律强调的是人人平等的社会权力,礼仪强调的则是人人有差的社会等级。从荀子所追求的“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贱轻重皆有称”的社会理想来看,他仍然只是儒家而非法家。而这种维护社会等级的道德观念,也正是中国社会得以长期持续发展的重要机制。直到今天,人们在处理人际矛盾的过程中也很少依赖于法庭的裁决,而是私事靠家长,公事靠首长。只有在这种由家长和首长所构成的社会氛围中俯仰屈伸地周旋下去,并达到一种“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才能够使自己在与社会的协调之中求得发展。这也便是中国文化不同于西方文化的关键所在。因此,在人们喜欢进行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的今天,便不能不想到这位在礼乐文化的缔造上有过深远影响的思想家荀子了。(来源:2014-04-09  大众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