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齐鲁世家专题——关于家风  

2014-02-27 23:16:53|  分类: 博览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风也是一种信仰  
 
  宛如西方一场隆重的礼拜, 当祖籍山东昌邑的文化学者刘爱敏参与进家族盛大的祭祖典礼时, 她能感受到一种家族亲情与力量的存在。
  家风也是一种信仰。百年前,学 者辜鸿铭和陈寅恪曾说, 家规、家风便是等同于西方宗教的中国百姓信条, 团结和教化着每个中国人。

    一篇祭文的家族力量
  一切荣誉感和家族责任感, 都从那篇父亲交由她撰写的祭文开始。
  刘爱敏从未把自己的人生,与东汉皇帝刘贺联系到一起,直到家乡迎来一场大型祭祖活动,她一辈辈地对祖先的过去进行梳理时,一个家族的兴衰全貌才让这位山东师范大学副教授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
  “我发现,我们家族竟然起源于昌邑的东汉皇帝刘贺,我还找到了家族中,一位近代和林则徐同样重要的人。”刘爱敏说,在清末,她的家族中曾有一位少保,是嘉庆皇帝的老师,还曾任云贵总督,叫刘藻。“他为人谨慎,清廉仁义,因为与缅甸作战失利,且误报军情,于是畏罪自杀,对此,乾隆震怒,让刘藻的家族不能为他立碑列传,这个人就在历史上消失了。”
  通过刘爱敏的发掘,这位被历史湮没的晚清封疆大吏重回家族史,同时被她找到的,还有刘贺以后昌邑涌现过的诸多知名人士,这片肥沃的文化土壤也因此让刘爱敏着迷和敬畏,她为拥有这样的先祖而骄傲。
  传统社会以伦理和家族法则来维系,其社会基础就是宗族家庭,家族就是传统社会的基本细胞。山东师范大学山东省齐鲁文化研究院院长王志民认为,无家族无以成社会,无家族无以成人生。
  甚至家庭的繁衍生息支撑着每一个历史时代的兴衰起伏。“例如,科举兴盛起来以后,许多农耕家庭通过学习和科举产生了第一代官员,官员又督促后代学习、传家,再科举、入仕,如此形成良性循环。”刘爱敏说,这种规律在明清的文化世家中特别多,与如今“知识改变命运”的说法何其相似。
  而家族的延续更在于它能联系起独立的社会个体。学者辜鸿铭百年前与欧洲学者辩驳时便提出,家庭的存在,对于祖宗和长辈的敬畏,以及家风和家规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种宗教,它替代了欧洲通过神化和恐吓树立权威来教化民众的做法,甚至优良的家风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公民,起到法律、军队和警察等强制手段都达不到的作用。
  “中国的这种家庭宗教不需要恐吓,结合神话,而是通过对家人的责任和亲情来达到。”刘爱敏坦言,都说中国人没有信仰,但是中国人其实相信亲情和宗族,而且很多人越是年老,越希望在家族中生活。

    28个山东世家的“密码”
  去年,在一次大型讲座中, 国新办原主任赵启正谈到对外传播时,也提及了中国人的信仰问题。他说,虽然很多中国人信奉儒家文化,但具体到每个人身上时,他觉得孔子过于“远古”,缺少现代性的延续载体。
  “其实,对于家风的研究正是一个合适的切入点,剖析中国传统的社会和人生,会对当代人起到某种启示。”王志民说。
  今年1月14日,经过山东师范大学联合全国近百位学者历时4年编纂,我国首个家族研究书系《山东文化世家研究书系》问世。书系选取了孔家、孟家、牟家等在政治、经济、社会或文学、艺术、教育、思想、科举等方面有代表性的我省文化世家28家,记录他们的兴衰流变,揭示其以“文”影响社会和地区治理的特点。
  “在山东,很少有以商贾为基础的文化世家,一个主要的原因便是商贾更注重赚钱,而忽视科举入仕,也就无法形成文化世家。”参与编纂的刘爱敏说,山东的文化世家往往经历由文化之兴,到科举之荣,再到仕宦之显的发展过程。
  王志民认为,“在这其中,一个家族内部的精神连线和传家珍宝,传递着先辈对后代的寄望和父祖对子孙的诫勉,也成为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生价值观培育的重要先天环境和成长土壤。”
  另外,人才辈出的文化世家,又往往成为一个县、州或更大区域内的文化地标,其显赫门第以及通过仕宦、联姻、交游、著述、教育等形成的文化传播力深深影响着一个地域的文化发展,不仅提升了一个区域的文化水准,同时也起到社会治理当中对人道德层面的约束,这种家风影响力在当下已经难以重演。
  “假如我们重视家庭教育,重视家风传统文化对人的教育和道德约束,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孩子从事极端行为,更不会出现那个11岁小女孩将1岁小男孩扔下电梯的极端案例了。”山东省政协常委孙炬表示。
  刘爱敏则觉得,当我们重新去寻找和审视家风,那些家族中过去的人和事,给我们荣誉,也让我们自省。

    附:山东省28个文化世家   
  济宁:孟氏家族、孔氏家族、清代济宁孙氏家族、嘉祥曾氏家族、颜氏家族
  潍坊:临朐冯氏家族、明清安丘曹氏家族、明清诸城王氏家族、清代诸城刘氏家族
  德州:苏禄王后裔家族、清代德州田氏家族、齐州房氏家族
  临沂:兰陵萧氏家族、汉晋高平王氏家族、南朝东海徐氏家族
  济南:章丘李氏家族、明清新城王氏家族
  聊城:清代聊城傅氏家族、清代聊城杨氏藏书世家
  淄博:唐代临淄段氏家族、明清博山赵氏家族
  烟台:明清莱阳宋氏家族、清代栖霞牟氏家族
  青岛:琅琊诸葛氏家族,魏晋南北朝琅琊王氏家族
  泰安:两晋泰山羊氏家族
  滨州:清代海丰吴氏家族
  菏泽:宋代巨野晁氏家族


    打捞失落的家风 
  
  已被许多人遗忘的家风因央视在这个春节的街访被重新关注。相比你幸福吗, 回答家风是什么要抽象得多, 但最能唤起一个人对家庭的认同。
  “家有谱, 地有志, 国有史”, 有家就有家风的存续。过去, 家风被视为圭臬,它关乎儿女成材成人,塑造着人们骨子里的文化性格。这些家风, 有的凝练成挂在墙上的一句箴言, 有的寄托在祖先牌位前的一炷香里,还有的流淌于父子书信往来的字里行间。 
  然而随着宗族观念式微, 家风淡出了一个个小家庭, 家风零落, 人心不古。如今打捞家风,因为它能借由言传身教, 让德行不堕,潜移默化中,御社会法度。
 
    家风延绵
  马年春节,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的董强喜欢从徐州老家那口老井里打碗水直接喝,喝完则带上一句“还是家里的水最甜。”
  就在他喝水时,身边站着父母,还有散在全国各地的六个兄妹。
  这种团聚的情景已经出现在了过去的20多个春节里,他们将这些年的全家福照片一一晒在网上,人们觉得不可思议,但又感觉那么温暖。
  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更多地存在于尘封的记忆里,而如今城市化、工业化早已打破封闭的时空,是什么还能将相隔千里的一家人拴在一起? 
  “想到自己常年在外,而经常忽略自己的父母,家人……家,永远是我的港湾!”董强的弟弟董炳峦说,父母从小就向他们灌输,要看重这个家。
  对于他们而言,唯有“家”和“父母”才是人生最值得留恋的存在,因为家有他们七兄妹的记忆与情感。
  1990年,董炳峦考上大学,家里负担重,亲戚奉劝他在家干活,父亲则执意认为董家第二代必须读大学,走出农村。
  当时,董炳峦960元的学费是大姐跟别人借的,来年暑假,二哥又将暑期挣的100元钱分了一半给他当生活费。如此互相帮衬,董家七兄妹都读了大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令不少徐州当地人艳羡。
  不计个人得失,互帮互助的家风一直持续至今,轮到教育自己的子女,七兄妹还要求他们对外人也不计得失,与人为善。
  而为了保证这种观念延续的合法性,兄妹七人无不遵从父母的权威,时刻以孝为先。“孝能教人忍耐、谦让,孝做到了,也能成业,也能与人为善。”这是董炳峦自始至终的想法。
  历史上凭借政治优势飞黄腾达的大家族无数,最终都难免“飞入寻常百姓家”,物质没落,唯有孝义家风延绵。
  小家庭是大家族的缩影,同样有自己的家风与文化的传承。
  山东师范大学山东省齐鲁文化研究院院长王志民告诉齐鲁晚报记者,每个家庭因不同职业、身份等等都有不同的家风,寄托着先辈对后代的期望,是家庭文化在传承中形成的风气,“家风建设也是开放的,可取精去糟,不断发展。”
  王志民这样阐述家风时,我们似乎意识到,如今家风零落,也许仅仅因为内心没有坚守。

    官可不做, 人不可不做
  “凡富贵功名皆有命定,半由人力半由天事。惟学作圣贤全由自己做主,不与天命相干涉。”这句话如果不知作者,读者定然暗骂此人迂腐之极。但当得知这是曾国藩教子之语时,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
  上世纪80年代,段其武要在北京上高中,但北京市委有不准外地生借读的规定。姐姐段淑岩只好找到北京某高中校长,该校长答应只要他们的祖父写批条,段其武就可去借读。
  这位校长眼中“能量很大的祖父”就是曾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时任中顾委常委的段君毅。
  段淑岩找到祖父段君毅时,段君毅非但不肯写批条,反而将她一番训斥。最后,段其武只能回河南范县老家读高中,随后高考失利,入伍当兵。为此,段其武的妈妈耿耿于怀。
  段家讲究“诗书传家”,段其武复员后,打工之余到电大学习,拿到毕业证后,转而进入兴业银行工作。
  银行让段其武拉存款,但他不能靠家里关系,只好去写字楼挨个公司敲门游说。“有时被骂神经病赶出来。”2月14日,段淑岩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段其武通过自己努力,在职考取了研究生学位,并从部门领导升至支行行长,后又调任兴业银行廊坊分行行长。
  段其武不是遭段君毅“冷遇”的唯一家人。段其武的三哥曾找到来河南视察的段君毅,想为妻子谋份工作,同样被断然拒绝。
  让子女们“自力更生”,段君毅孩子们的职业最后千差万别,有轻工业部副部长的女儿,也有副科级干部的长子,甚至担任村干部的孙子。
  2011年齐鲁晚报记者采访段君毅长子段存让时,段存让就居住在范县白衣阁乡白衣西街的一个农村小院,房屋再简陋不过。 
  段君毅早年给段存让的书信中这样写道,“你们家的生活总比别人家还好一点,你要争气,不要占公家的便宜,否则不会有好处。”
  已是某航天所副书记的段淑岩告诉记者,段君毅在后代的教育上,除强调多读书学习外,更侧重做人,家里至今都保持着“忠厚、艰苦朴素、自力更生”的家风。
  “只要会做人、人格健全,与人为善,遇到再大困难与挫折,都能战胜,无论世事沉浮,人际遭遇,都不免为小康、忠厚之家。”段淑岩说。
  首重做人,人格教育也一直是历史上许多大家族或者名人的家风重点。理学家朱熹就劝儿子“不拘长少,惟善是取”,林则徐则告诫长子“官可不做,人不可不做”。 

    家国相映
  然而,现在家风传承已颇为不易,当“富二代”说家风是“不啃老,不坑爹”时,这已经剥离了家风的文化历史内核,算不上真正的家风,“不准喝酒,不准回家太晚”也顶多是种家规家教。
  但有些地方,还有人为家风坚守。在河北省望都县小西堤村王家胡同,儿女孝敬、邻里不吵架,甚至可以“无讼”。这多半归功于64岁的村民王连生。
  30年来,王连生除坚持勤俭持家、为人处世莫生气外,每年春节他都会将写有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内容的字幅,挂在王家胡同内。
  28岁的村民王光明对此已很认同,字幅中“读万卷书”、“见钱眼莫开”等内容,已渗入血脉,“成了我家家风”。就这样,王连生的字幅渐渐成为村里许多人家的家风,乡亲们时时对照检点,“将不孝顺、爱贪便宜的风气都改掉。”
  好的家风为当地造了福荫。只有51户的王家胡同,30年中走出了30多位大学生,还有身家千万的企业家、县政府干部、医生等等。
  家风影响社会风气,很多人讲家风,社会风气自然而然就正了。王志民说,家风还能抵御不良风气,“家风能在消极、不积极进取的风气中,将孩子夺过来。”
  国家的风气也反过来影响家风,“国家风气正了,讲求家风的家庭则多,反之,则少。”山东师范大学山东省齐鲁文化研究院程奇立教授说。
  嫁给德国人并在德国中部小城生活的张莉莉告诉记者,无论如何,家风都不应缺少对爱国的教育。
  从小父母就给张莉莉灌输爱国思想。在海外,听到中国话,碰见中国人,她会感到亲切。“见到中国人,就想到家,还有东西牵挂着我们。”
  张莉莉还将台湾作家三毛的一段话贴给记者,“在国内也许你是你,我是我,在路上擦臂而过彼此一点感觉也没有,可是当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园时……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人。”
  在家风中,“国家至上”的理念贯穿于中华民族的历史。陆游给儿子的诗中写道:“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严复在给三子的信中强调,“一个有志之士,必须把救世立业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
  当传承的传统被历史车轮碾碎,现代人只能重新到传统中汲取力量。当然,这并非是去采用那些空洞的文化说教。 

    家族传统你知道多少  

  对于传统文化, 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易中天认为“传统是什么?传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它是我们先民几千年来一个一个的‘当下’、当时的‘现在’积淀而成的。现代是什么,现代就是过去之发展。”
  为什么要对传统进行现代化转化? 难道就是因为文化不传承不行吗? 不是的, 归根到底传承文化是让我们当下的每个人活得更好, 活得更幸福。现代化才是文化传承的目标。
    传统仪式有多重要?
  大年初一,王立按照习俗到村里的长辈家拜年。与别的地方拜年不同,王立要跪下磕头,按照辈分,高一辈磕一个,高两辈磕两个,而给家族里老祖宗的画像要磕九个。等到拜完年回家,初一早上新穿的裤子已经脏了。
  王立心里也不想磕头, 但拗不过这家族祖先流传下来的东西。
  郑州大学礼仪专家薛建红认为, 磕头是中华民族感恩的最高礼节, 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情感表达。
  比过年磕头更重要的一种仪式当数婚礼。无论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婚礼的含义除了宴请宾朋的喜庆,更重要的是遵守契约。
  国学大师辜鸿铭在《中国人的精神》中指出,中国传统的合法婚姻中存在六礼:第一,问名,也就是正式提亲;第二,纳彩,也就是订亲;第三,定婚期;第四,迎娶;第五,奠雁;第六,庙见。在奠雁中,新娘新郎拜天地,他们双双在大门口有燃烧的红烛的桌子前跪下,面对苍天而拜,接着丈夫洒酒在地——前面放着新娘带来的一对雁(如果没有雁,普通的鹅也可以),然后男女双方盟誓——他发誓忠于妻子,她发誓忠于丈夫,就好像他们眼前的双雁一样,彼此忠于对方。
  到现代,很多仪式仍然在流传,不少都被归纳为民俗,已故的著名民俗学者钟敬文教授在他主持编纂的《民俗学概论》中写到,人生礼仪是社会民俗事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民俗是一种民间传承文化,它的主体部分形成于过去,属于民族的传统文化。但它的根脉一直延伸到当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伴随着一个国家或民族民众的生活继续向前发展和变化。”
    什么样的家算世家?
  中国的很多传统仪式和传统文化更多的是依靠家族的传承来进行。
  中国的家族,有不少可以称之为世家。在山东,我国首个家族研究书系《山东文化世家研究书系》记录了孔家、牟家等28个山东大家族的发展史,并揭示家族文化以“文”影响社会的共同特点。
  世家最早出自《孟子·滕文公》,指门第高贵、世代为官的人家。世家即是世世代代相沿的大姓氏大家族。
  后来,世家泛指世代贵显的家族或大家。《孟子·滕文公下》:“仲子,齐之世家也。”《汉书·食货志下》:“世家子弟富人或斗鸡走狗马,弋猎博戏,乱齐民。”颜师古注引如淳曰:“世家,谓世世有禄秩家也。”宋·梅尧臣《川上田家》诗:“醉歌秋草间,颇与世家寡。”丁玲《团聚》:“他又替她选好了一个名门世家。
  一部热播电视剧《大宅门》,讲述了医药世家白府经历清末、民国、军阀混战、解放等时期的沉浮变化,忠实地反映了同仁堂这个大家族随着国家、民族的历史发展而发展的渐变过程。故事横跨光绪年间、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1911年清朝覆灭、1931年“九一八”事变、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官场恩怨、情场爱恨、商场输赢。谱写了一曲“宅门”史,展一幅波澜壮阔动荡社会生活画卷,父母子孙、妻妾丫妓、至爱亲朋,谱一曲世态炎凉、悲欢离合的命运之曲。
      (据2014年02月17日 齐鲁晚报综合)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