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山东百年中学探访9: 济南一中  

2013-09-20 22:13:13|  分类: 文教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第一中学创建于1903年, 解放前历经山左公学时期(1903-1914年)、山东省立一中和省立高中时期(1914-1937年)、国立六中和济南沦陷后的济南中学时期(1937-1948年)。1950年更名为山东省济南第一中学,1958年改为高级中学。1960年后,济南第十八中学并入,恢复为完全中学。1985年又改为高级中学。

    济南一中是山东省首批重点中学、首批省级规范化学校。学校现有62个教学班,3600多名学生。学校有着醇厚的文化氛围和悠久的育人传统。一百多年来,济南一中以不屈不挠、勇于奋进的精神,兼收并蓄、厚积薄发的品格,民主科学、严谨求实的作风,为民族的崛起和振兴,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社会英才。楚图南、胡也频、李广田、卞之琳等近代著名学者、作家都曾在这里任教;邓恩铭、季羡林、罗干、臧克家、贺敬之、欧阳中石等都曾在这里读书学习;中科院(工程院)院士陈力为、叶连俊、马祖光、袁业立、崔尔杰、王恩多、彭实戈和美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数学家王浩等都是从这里走向成功。

“五四”时代的省立一中 

  今年是济南一中建校110周年。民初“五四”前后是这座百年名校的初创时期,也是其历史上的华彩一章。那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生机勃勃的时代。当时的省立一中校园位于碧波荡漾的大明湖畔,与省议会大厦“鸟笼子”为邻。山东各地来湖畔就读的少年才俊们,不仅看足了热闹也经了风雨见了世面。正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母校济南一中百年华诞时出版过一套《悠悠母校情》,这套校友回忆录共五集六大册,母校百年风云流变尽在其中。我对它十分感兴趣,经常拿起来翻翻。其第一、二集收录了老校友多篇回忆文章,他们都是“五四”前后考入省立一中的老学生。当时学校是每年春秋两季招生。老校友的这些亲历亲闻之中充满了丰富鲜活的历史细节,读来令人兴味盎然。

    与省议会为邻 门迎八面来风

  北京老校友赵范先生是1919年下半年考上济南省立一中的。赵范原名田价人,滨州起凤镇夏村人。其在《耄耋之年忆往事》中回忆说:给我们上课的国文教员姓李,因高度近视,同学们给他起了个绰号“李瞎子”。李老师说:“你们不要认为我瞎,我对人情世故看得都很清楚。”有一天他在黑板上写了一副对联:“满街大粪味,一路投票声”。原来那时学校西邻就是省议会,议员们走在街上也是议论投票选举的事儿,而省立一中东边鹊华桥西街上,每天早晨都停放着一些运送人粪尿的大粪车。

  省议会原为前清省咨议局,仿照美国议会大厦建造,议会大厅上圆下方,周圈玻璃钢窗,因而有“鸟笼子”之称。辛亥革命时“鸟笼子”曾是山东反清独立的大本营,民国以来更成为各派政治势力角逐的大舞台。当时山东省议会分为国民党与进步党两大派系,两派势力不相上下,故而经常吵吵闹闹,甚至大打出手。每当“鸟笼子”里大吵大闹之时,一中的学生便纷纷跑去西邻看热闹。里边议员吵闹不休,外边学生叫喊起哄,市民围观,行人驻足,一时热闹非凡。

  李瞎子本名李春甫,前清贡生出身,自然对此颇为看不惯。不过李春甫虽守旧却并非腐儒,而是桐城派古文家,精通文章之道,批改学生作文,要言不烦,直击要害。他崇拜梁启超,称赞其文章是气如江河。赵范先生还回忆说:“当时胡适到济南也曾被邀请来校演讲,讲题为《科学的人生观》,我们听了感到非常新颖。”

    校长兼容并包  教员各显神通

  济南老校友孙俊扬是1920年春季考入省立一中的。孙俊扬是泰安孙家埠人,从北大西洋文学系毕业后,曾回母校任英语教员多年。其在《有关省立一中的片段回忆》中说:“我进校时,首任校长赵同源刚刚离职,省议会会长王鸿一兼任校长。但王太忙只是挂个名而已,暑假后就换成孙炳炎。孙校长曾留学美国,学机械工程的,曾任南开中学教务长,办学主张兼容并包。一中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新气象。学生各种课外组织如军乐队、雅乐队、武术队、话剧团等相继成立。孙炳炎很重视体育活动,学校秋季运动会上,他亲任田径赛裁判。邓恩铭是运动会上唯一会撑杆跳高的人,因此全校师生都认识了他。”

  教学方面以国文教学改进最为显著。当时新聘教员有王精一、王子豹、王翔千,“三王”都是诸城人。王精一从中国大学毕业,他上课一反国文教学陈规陋习,大刀阔斧,锐意改革,虽然选材不外乎《胡适文存》、《独秀文存》,但却使学生耳目一新。王翔千社会活动多,不经常来上课,有人见他在街上散发宣传单。他的女儿王辩是女师的学生,我省第一个剪发的女子,曾轰动一时。

  这位在街头散发传单的国文教员王翔千并非别人,他就是山东共产小组发起人王鸣球,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王尽美都是他的学生。王鸣球(1888-1956),字翔千,号劬园,诸城相州镇人,1907年考入京师译学馆修习德文,1912年任《齐鲁民报》编辑,1916年由家乡重返济南传播马克思学说。1921年与学生王尽美、邓恩铭三人秘密组织共产主义小组。此为山东共产党之肇始。

    湖畔风起云涌 校园学说纷呈

  王翔千家中行六,子侄众多。这位“六叔父”想把他们都引导上革命道路,但有人参加了共产党,有人则参加了国民党。其中三位颇有文学成就。一是其子,曾任山东文联副主席的诗人王希坚;二是八弟王振千之子,曾任解放军文艺总编的小说家王愿坚;三是当年曾在省立一中读书的七侄王意坚,后来跑到台湾化名王林渡,笔名姜贵,以被胡适赞为“史诗”的长篇写实小说《旋风》获文学大奖而成为国际知名作家。此外,曾任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的王力则是他的女婿。

  北京老校友马馥塘1920年秋天考上省立一中。马馥塘原名马天香,齐河安头乡人。其在《青年时代的回忆》中说,当时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是个公开的组织,会址设在省立一中近邻,贡院墙根的山东省教育会,门口挂着“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牌子。每个会员发一枚圆形瓷质徽章,上面有马克思的像。省立一中、省立一师、育英中学、省商业专科有三四十名学生参加了这个组织。1921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研究会还借省议会礼堂开了一次规模较大的庆祝会。与会者有一两千人,报社记者也来采访。1922年“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后,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就停止了活动。

  前中国曲艺协会主席陶钝是1921年春季入学的。陶钝本名徐宝梯,诸城昌城乡徐家河岔村人,为省立一中最后一届旧四年制学生。本届从两千名考生中录取了40名(后又从备取生中扩招了40名预科生),徐宝梯考试成绩第一,但因超过招生简章年龄,被列为第四名。这固然是僧多粥少,学校规模有限,但也由此可见,当年一中学子多才俊,凡能考中者皆非庸常之辈。

  陶钝在回忆录中说,四开张的《一中旬刊》是省立一中的校刊。编辑是赵震寰和邓恩铭等人。除了赠送外,零售一个铜子一份。旬刊社摆着《共产党宣言》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写的小册子,还有孙中山写的三民主义等书。一中传达室还寄售《向导》。当时一中的学生会不叫学生会,叫“学校市”。仿照西方市政府,三权分立。正副市长由市议会选举,是执行机关负责人;市议会是由每排宿舍选举两位代表组成的,自选正副议长。学生的事由市议会讨论决定后交市长执行,市长出布告。事实上谁也不执行,是一纸空文。市议会还选举几个人组成审查委员会,审查违犯学校秩序的事,相当于独立于市政府之外的司法部门,审查结果谁也不服气。学校市一年后不了了之。

    回顾百年往事 揭秘历史细节

  河南新乡老校友梁铭常是1923年春季入学的,为新学制第三届初中生。梁铭常为山东莱阳人,其大哥梁铭东、二哥梁铭西、三哥梁铭彝,均毕业于省立一中。其在《怀念母校和母校的师长》中说:“我进山东省立一中时,校长是完颜祥卿,教务长是刘旭初,都是北师大出身。当时学生们喜欢给老师起绰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亲切和爱戴,并没有不尊敬的成分。学监李瘸子(李子明)、国文老师李瞎子(李春甫)、数学老师王猴子(王荩卿)、生物老师高大傻子(高子玉)、理化老师王大哈哈(王寿令)、国文老师卢胡子(卢伯屏)等,今天老同学们仍喜欢这样称呼,倍感亲切。”梁先生在另一篇回忆文章《悠悠母校情,耄耋忆当年》中再次提到绰号“李瘸子”的学监李子明。他说:“学监李子明先生工作勤勤恳恳,对学生如同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深受同学们爱戴。老先生每天晚上都要到宿舍查号,看学生有没有开夜车的,那时同学们都很守纪律。”

  那么,这位李子明是何许人也?其人是省立一中的元老,1914年首任校长赵同源上任时,他就被聘为学监。1919年“五四”运动时王鸿一兼任校长,教务实由李子明代理。李子明,名德俊,字子明,山东诸城人,清末优级师范学堂毕业。这位李子明就是江青时名李云鹤的三叔,其父名李德文。李云鹤母女在济南,主要就是这位叔父接济她们。当年李云鹤能考上省立实验话剧院,也很可能与李子明的援手有关,因为院长赵太侔兼任省立一中校长。不过当时三叔李子明,恐怕万万没有料到,他这个绰号“兔子”的侄女李云鹤后来竟能跳到“女皇”的位置,影响新中国文化界几十年,直至文化大革命破产。

  1928年日军制造了济南五三惨案,省立一中校园遭轰炸被迫停课。1929年临时借用趵突泉尚志书院复课。1930年迁至杆石桥外山东高等学校旧址。济南一中掀开新的一页。此时,一中分为省立高中与省立初中两校,但初高中的校长们仍延续了老一中的传统,提倡学术自由,主张兼容并包。不过在当时内忧外患的形势之下,血气方刚的一中学子们已很难安心读书学习,校园内始终学潮不断。借用老舍当年幽了高中校长宋还吾一默的话来说,就是,“请问校长阁下,贵校学生是白天读书晚上革命呢?还是晚上读书白天革命呢?”(2013年09月20日  来源:齐鲁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