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诡异育英堂"地下"办学  

2012-04-19 19:23:26|  分类: 社会记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拥有29年校龄的育英堂在菏泽郓城张夏庄村已经“住”了十来年,培育出至少3名北大、复旦等国内顶尖高校的博士生。该校受到了一部分人的欢迎,也遭到了更多人的质疑。适龄儿童不去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却来这里学习。教育部门给它的定性是违法的。近几个月来,《齐鲁晚报》记者通过多种途径接近这个教育机构,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学生常年自学只为自考敲开考研门

    前不久,《齐鲁晚报》记者赶赴菏泽郓城探访这个教育机构——育英堂。此前有家长透露,该机构只依靠熟人介绍生源,不和陌生人打交道,“学校处于地下状态”。根据家长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育英堂所在地郓城张夏庄村。从村口至村委600多米距离里,记者向6名村民打听,竟没有一人知道育英堂的存在。记者在几条胡同里来回穿梭,发现了横批为“诗礼传家”的对联,这才找到育英堂。门前没有挂牌子,外表看只是普通的院落,简陋的瓦房。
    育英堂的邻居宫女士介绍,这所学校10年前就在这安家,但她一直不知道叫啥名字,也不知道是教什么的。只是早上能听见孩子们念英语和文言文,夏天能看到他们在屋子后面的杨树林学习,有时还能看见他们骑车买菜。“这些孩子只顾低头走路,问啥都不回答。”
    打着考察学校的名义,记者在经过对方一番盘查后,终于进入该学校。这里共4座民居,分为较小学生学习区、较大学生学习区和居住区。小学生的地盘在东院,由“先生”也就是唯一的老师罗福胜亲自监管;十几岁的学生由二十多岁的大学生管理。男女生的自学教室及住宿场所分别占据西、北两院;剩下的南院承担了流动教室和厨房的功能。这四个院落都是老师租的。
    “别看学校不起眼,走出去的可都是厉害人。”学生兼管理员刘红梅透露,已有不少于3个师哥师姐在这里考上了北大、复旦等顶尖高校的博士生。在此影响下,育英堂存在的29年间,从最初几名学生扩大到如今的近百名学生,而且广西、青海、内蒙古及黑龙江等地均有慕名而来者。

    “潜伏”十年  村民不知情

    怕学生分心春节不能回家
    根据年龄和学习程度分配,这里共有5个班级。其中,新进学生的第一任务是学习蒙学、国学知识,《三字经》、《弟子规》、《论语》等都是他们的必修课,此外还要学数学;学生要在读经书的同时,逐一攻读自考课程。这里的学生不学理化生,没有体音美;学生们以书本为纲,不接触电脑及手机。据了解,育英堂擅长于汉语言文学和英语言文学教学,学生们自考专业也多是这两种。
    在西院男孩子的自学区域里记者看到,12平方米大小的堂屋里挤下了8张课桌,半个篮球场大小的院落是他们的活动场所。院外,不时传来当地孩子的嬉闹声;院内,学生们对闯入的陌生人丝毫不感兴趣,只顾埋头翻书。
    为了实现经书提高修养与苦读考取文凭的目标,这里的管理是很严格的,几乎实行封闭式教学。学校15公里范围内的学生不招,防止常回家的学生带坏风气;大学生是小学生的“保姆”,可以监听学生给家长的电话;严格控制学生出校次数,擅自出校将被罚款;大部分节日甚至春节也不允许学生回家,除非家长强行带走。说起做饭,他们每个人早就锻炼成了行家里手。因为老师规定,14岁以上的孩子都要在较大学生的指导下轮流做饭。
    尽管育英堂管理如此严格,学生们也有最高兴的一天,那就是育英节,每年阴历九月初九,这是建校纪念日和老师的生日,也是每年校园唯一的节日。这一天,他们能热热闹闹地祭拜孔子,还能欢欢喜喜地凑份子改善伙食。

    帮学生用最短时间通过考试
    “这年头,手中不攥着名牌大学的高学历,那还有多大奔头?”育英堂校长兼唯一的老师罗福胜轻易不见外人,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他。他认为,普通大学毕业生很难有出路,名校毕业才有发言权,360行中只有公务员、教师才叫饭碗。
    罗福胜说,通常机制下,学生在初中及高中阶段,硬着头皮啥科目都得学,这些机械的教育规定对不少学生来说是“被选择”。而育英堂则尊重学生自己的选择,帮助学生用最短的时间考试。
    “我这里最普通的学生也能考上山师英语言文学的自考本科。”罗福胜轻描淡写地说。但在29年的教学中究竟培养出多少名校学生,他没有透露,他的学生管理员对此也是闪烁其词。
    学生家长郜老汉是罗福胜的座上客,对这位罗校长颇为熟悉。他说:“老罗人称罗半仙,人家一眼看过去,选入该校的学生十个有八个能考上大学。”郜老汉解释,罗福胜曾是郓城师范的老师,他按自己的方法把自己的两个孩子送进名校,这可能是他探索教育之道的动力所在。

    一年学费生活费 加起来一万六
    在育英堂,只有一位老师,也就是育英堂负责人罗福胜。他的主要任务是思想教育。来自青海的朱文孝认为:只要听老师的话,按老师说的做,就能出人头地。他认为老师的精英教育理念号住了社会人才需求的脉搏。
    其他的“老师”就是师哥、师姐了,有考出去的研究生,假期回校指导,也有在校学习的。育英堂推行“传、帮、带”教学,即年龄稍大学生指导稍小学生。育英堂里作业不重,它的教学目的就是帮助学生考取文凭。仅通过自学与助学,掌握应考知识后参加自考,考取本科证。有的单位招人会限制非全日制本科生,这些学生就一竿子打到底,继续考取名校研究生、博士生。
    在十四五岁学生的课桌上,《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外国作品选》等大学教材赫然入目。一名20多岁的管理员指着一位埋头学习的男孩说:“瞧,他才十来岁,就基本搞定大专课程了。”照此计算,这里的学生拿到专科证可比正常渠道早四五年。育英堂负责人说,不用担心没有学籍,因为自考允许社会考生参加。学生在依次取得专科证、本科证后,就可以顺藤摸瓜考取研究生。
    记者了解到,该校2009年、2010年的学费及住宿费每年达3400元左右,2011年涨到5900元。各个年龄段学生的缴费标准都一样。家长还要每月打给孩子近千元的各项花费,一年也要一万元左右,这样一年共需投入16000元。“辛苦打工一年,不够孩子学费钱。”已经在此退学的胡福壮的父母告诉记者,不仅如此,看到自家孩子和平时伙伴交流时,“人家说十句,他跟不上七句,我们就有些着急了。”

    各方对其褒贬不一

  直接、快捷、个性,是家长们给育英堂贴上的标签;封闭、单一、功利,则是人们对育英堂的另一个评价。育英堂之所以存在了29年,说明它有着生存的土壤。然而,它的教育机制在法律上是说不通的。如果学生自考没有成功是不是就意味着改变了孩子的一生?这样的教育机构的存在,究竟是孩子们的福音还是悲哀,它会将孩子引向何方?

  教育部门: 没有备案明显违法
  育英堂一名管理员刘大胜告诉记者,该校只在教育厅备案,县市级教育局都管不到他们。
  据知情人士分析,就该机构有规模地培养学生并收费的特点,应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山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育英堂是正规的学校或教育机构,则应当在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备案,不可能越级在教育厅备案。“如果都在教育厅备案,教育厅哪儿忙得过来?”该工作人员笑称。
  菏泽市教育局职业与成人教育科秦清春介绍,菏泽没有育英堂的登记信息,其明显是违法的。按照《教育法》,设立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必须有合格的教师,有符合规定标准的教学场所及设施、设备等,有必备的办学资金和稳定的经费来源。仅从表面上看,育英堂的办学条件“有点艰苦”。

    学者说法: 适龄儿童应上正规学校
  山东君诚仁和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张保生认为,育英堂把学生集中在一起学习,从形态上看,就是办学,如果不注册为学校或培训机构,其办学就存在“合法性”问题。同时,依据教育法,适龄儿童应该接受义务教育,若育英堂没在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却让适龄儿童在这里全日制读书,可能涉嫌违法。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法律心理学教授马皑认同张保生的观点。他认为,《未成年人保护法》第9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尊重未成年人接受教育的权利,必须使适龄未成年人按照规定接受义务教育,不得使在校接受义务教育的未成年人辍学。同时,依据《义务教育法》第7条等多款条文规定,义务教育就是国家强制适龄儿童必须接受的教育。由此可见,接受义务教育不仅是适龄儿童的义务,他们的监护人、学校、各级政府都有义务使其入学,或为其入学创造条件,没有教学资质的育英堂为适龄儿童提供教育的行为是违法的。

    成败者说

    失败者: 逃离了义务教育却仍没逃开考试
    能在育英堂坚持下来并不容易。今年16岁的胡福壮是菏泽牡丹区李大营村人。两年前他就读当地初中二年级,在父母的软硬兼施下来到育英堂,但他最终没有坚持下来。
    胡福壮说,不管季节变换与年龄大小,他们统一起床的时间是每天的5:40,紧接着又要练习近一个小时的蹲墙功。随后,他们开始晨读,内容为古文、英语及自考内容。上午的四节课有英语、数学及自习,下午只学习传统经典。
    本想着溜到非正规学校就可以躲避考试了,胡福壮没想到,在这里依然得考试,而且试卷和外面的一模一样。让胡福壮感觉更不舒服的是,刚开始他还被允许看电视,可到后来,他只被允许看书学习,手机、电脑等都被禁止带入学校。在这个封闭的世界里,学生们的对外活动受到限制,胡福壮就曾因一次偷偷离校被罚款500元。“被压制,不自由。”如今已退学打工的胡福壮这样评价自己的育英堂生活。
    胡福壮受不了了,他决定离开。这一次,他和其他四名学生一起,啥都不带,偷偷出逃了。“身上的钱仅够坐火车,下了车步行二十多里才到家。”胡福壮暗自庆幸,学校在他逃跑后第二天才通知家长,而这时,他已经快到家了。就这样胡福壮退学了,他没有选择重新回到正规的初中校园,而是选择了打工挣钱。对此,胡福壮的父母后悔当初太冲动。

    成功者: 不管黑猫白猫拿到文凭就是好猫
    胡福壮同村还有3名学生在坚持,孟女士14岁的女儿就是其中之一。去年暑假,孟女士的女儿特意回家把自己9岁的弟弟也接到了育英堂。
    孟女士敢把两个孩子都送到这个非主流学校,是因为她受到十几里地外郜庄村郜老汉的鼓舞。郜老汉四个孩子都是从育英堂出来的。大女儿考上北大博士,当上了河南大学的教授,其大儿子有望今年考上复旦大学的博士。4月10日,记者以求学者的身份就育英堂的教育状态咨询了郜女士。
    郜女士说,她没感觉走出育英堂会不适应社会。育英堂一向不招收太多学生,目的就是保证教学质量。大部分大学生文化基础较差,到育英堂后,老师会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程度,做出适当的读经安排。国学是文化的根,学国学可在今后的成长中反复体会,学习领悟做人做事的道理,从而受用终生。在此过程中,学习现代学科,与时代同步。
    郜女士认为,育英堂与正规学校最大的差别就是教学思维,官办学校纯粹是为了应试,在这儿重点在于让孩子们学会学习,发挥孩子们的主动性,然后通过取得学历获得社会认可。(来源:4月17日《齐鲁晚报》)

    后续报道:诡异育英堂昨被强制解散

    (来源:4月18日齐鲁晚报)17日,本报报道了育英堂“地下”办学29年(详见本报4月17日A10、A11版)后,该校当天即被菏泽市郓城县教育局取缔。郓城县委宣传部发布情况说明称,育英堂违背了教育的基本精神,确属违规办学。当地教育部门将做好孩子们的安抚分流工作,并做好孩子家长和亲属的说服工作。
  17日18时50分,记者再次来到育英堂所在地,没有见到罗福胜的踪影。一名女生管理员接待了记者,她说罗老师不会再回来了,学生们很快就会走光。记者现场看到,原本被课桌塞满了的教室已经空无一人,课桌板凳已经被全部搬走,只剩下一块黑板孤零零地竖立着。原来能容纳十几名未成年人的东院,只剩三两个八九岁的孩子,他们准备明天就回家。“教育部门一天来了三次,不解散都不行。”这名女生管理员说。
  在记者此前的多次采访中,育英堂都称有“近百人”在接受教育,而教育部门提供的情况说明称,目前该校共招生40名,其中年龄较小者4人。这些学生17日有的被家长接走,有的被大孩子送上长途客车。
  郓城县教育局称育英堂属于违规办学,其违背了教育规律及教育相关法规,已对其开展调查,调查报告也已形成。随后记者从郓城县委宣传部了解到,17日8:00,在看到本报报道后,该县教育局立即组织成教科、基教科等相关科室负责人成立调查组,深入到张夏庄对育英堂进行详细摸底调查。经查,所谓育英堂是由郓城师范退休教师罗福胜举办的自学考试辅导班。罗福胜在集中办班前,曾无偿为本地和外地参加自学考试者进行辅导,随着名声的不断传播,演变为有偿辅导并集中办班。经研究,立即取缔育英堂的一切办班行为,认真做好受辅导人员的安抚、分流工作,做好其家长和亲属的说服工作,妥善处理被辅导人员的费用返还和返程安全问题。
  “教育局解散了学校,以后我们怎么办呢?”采访中,多名学生很困惑。当地教育部门表示,将协调当地正规学校,安排在育英堂学习的适龄未成年人接受九年义务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