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藤的博客

 
 
 

日志

 
 

博山三考  

2011-12-20 15:40:12|  分类: 博览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山不能称“弇中”

  1990年版《博山区志·建置沿革》中的第一句说“公元前770——前221年(春秋战国时期)博山属齐国马陉邑,又名弇中。”受此影响,有些作者在文章中就说“博山古称弇中”,偷换概念了。
  《辞源》“弇中”条:“弇, 狭道。为山东临淄至莱芜县的峡谷。”弇中显然在淄河流域。而一直作为政治文化中心的颜神城却在孝妇河流域,颜神城曾经属于马陉邑,马陉邑的治所在今太河水库上游的马陵村,距今博山城约40公里。今淄川有大马陵、小马陵、马陵三个村,都不是“马陵之战”的马陵。“马陵之战”发生在河北大名东南(也有他说)。
  博山城曾属马陉邑,马陉邑在弇中,博山城不在弇中,所以不能说“博山又名弇中”。

    正确解读“梁邹城西有笼水”

  明清以来的史料大都肯定颜文姜是周末人,而第一部《博山区志》的附文《颜神地名考略》却说颜文姜是“三国西晋”人,理由是晋代郭缘生《续述征记》中有“梁邹城西有笼水”一句,梁邹县始建于西汉,所以颜文姜故事必然发生在西汉之后的三国西晋。于是有些作者认同这一说法,并撰文作了颜文姜的生平推断。
  我们如果说“博山城西有原山”,照以上推理就是:原山的出现是博山立县之后。这显然是大笑话。山和水的出现大多早于人类的出现。笼水早就存在,笼水故事(颜文姜故事)早就流传郭文只是说明了笼水的方位,它和梁邹建县并无因果关系。对原文理解有误,结论怎能站得住脚?
  乾隆《博山县志》把颜文姜定于周末人是因袭了前人的说法,而《考略》作者竟说“实属主观臆测,毫无根据。”未免太刻薄了。
  颜文姜其人其事是不断演绎的历史传说,要把她的生卒、故居、亲属统统落实,怕是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吧!

    南博山村古称“博山”

  博山城的称谓是源于博山县立县,此前称之“颜神”。之所以称“博山县”是因为“邑东南有辰巳山,亦名博山,邑得名以此。”(见乾隆四十年洪銮《博山志稿》)博山的山南有村叫南博山,它本称“博山庄”,见赵执信《博山新置义学记》。该文撰于康熙三十三年,刻碑于南博山村中(“文革”中毁),文载《续修博山县志·艺文志》。北博山村原名“兴隆观”,与博山山巅的寺庙同名,后改称北博山,因在博山之北。
  “博山”之名始于隋代,长白山起义领袖王薄就与驻博山的“博山公”(佚名)遥相呼应。乡人传说,博山立县时县城曾有建在南博山的设想,因多种原因而未实现,只将县名定为“博山”了。
  现在,南北博山两镇合一,取名博山镇,博山(辰巳山)恰是镇域中心,也算名正言顺了。(据马传政文)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